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来自天朝》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借尸还魂

第二章 借尸还魂

但丁的手 2021-06-11
闻着气味在一处山坡上翻飞着,但又迅速飞走了了,扑向了远处气味更浓的平原。  天气轻和,风也柔柔的,吹得牛排岭北部离处山坡上,高冒出的一株狗尾草儿也轻轻地的摇弋、  但摇弋的拂度并也不是很大,所以一根细长竹竿斜躺在的管身,此时正压制住在它细嫩的因为就在这一年前后,中国爆发了一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前后总共有几千万人卷入了这场战争之中,无数的人死去,“东南为之一清”,上千万的农民消失殆尽!因为土地与人口问题产生的剧烈矛盾,最终也意味着暂时得到了缓解,但他的代价却实在是太重,太过于惨烈。。...

我来自天朝

推荐指数:10分

《我来自天朝》在线阅读

  天高气清,寒风潇潇。1851年广西的这个是初春的正月,相对于往年,显得格外特别,或者可以说是特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同以往的肃杀。

  因为就在这一年前后,中国爆发了一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前后总共有几千万人卷入了这场战争之中,无数的人死去,“东南为之一清”,上千万的农民消失殆尽!因为土地与人口问题产生的剧烈矛盾,最终也意味着暂时得到了缓解,但他的代价却实在是太重,太过于惨烈。

  一只秃鹫闻着气味在一处山坡上飞舞着,但又很快飞走了,冲向了远处气味更浓的平原。

  天气轻和,风也柔柔的,吹得牛排岭北部不远处山坡上,高冒出来的一株狗尾草儿也轻轻的摇曳、

  但摇曳的拂度并不是很大,因为一根细长竹竿斜躺着的管身,此时正压住在它柔嫩的草茎上。

  须着这根竹竿往上望去可以发现这不单单是一根简单的竹杆,因为它的顶端套着一面破烂的旗子。

  确切的说这是一杆三角红牙旗,旗子的旗面半遮盖着一个躺在地上的尸首的上半身,从旗子被击残缺破烂的洞上,可以清晰的看见半张掩盖下略显幼稚的脸。

  从山坡上此时往下望去,整个山坡下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的人的尸体,尸体的服饰共分两色。

  靠近山坡以土麻粗布袍居多,靠近山坡的平地上以清蓝碇布袍居多,在两方区域内,各混杂着对方衣服颜色不一的尸首。

  总体来说,山坡下的整片尸体里以蓝清色袍占多数,粗数之下净达六十来具!

  一只布谷鸟飞到山坡上的一株树上,“布谷,布谷”的叫了两声,打破了整个坡地的寂静,但又很快不安的打着翅膀飞走了。

  时间过得很快又仿佛过得很慢,天边的太阳已经开始缓缓的向西倾斜,山坡上满是金黄的余晖,再有二个小时左右,它就要落下去了,退出这一天的人世纷扰,

  整个战场一片寂静,很快整个一片天地也要陷入这一片寂静与黑暗里。

  “咳咳…咳!”那个被旗子盖住的“尸体“忽然”咳嗽了一声,他开始缓缓挣扎着,揭开了身上的布旗,试图站起来,这个身穿黄土色衣袍相当年青的小青年,一站起来,只是觉得头一阵阵的疼。

  脚也有些发软,大脑缺血的晕眩感时时冲击着他的脑仁,他又不得不坐在地上,喘气的间隙,一排排尸首不由得开始映入他的眼帘,夏诚睁大了眼睛,他只觉得一股子目眩感,心里泛$不住的恶心。

  “呕”他试图呕出些什么,但什么也没呕出,良久方缓过劲来,眼前这一具具尸首或爬或躺,尸首或烂胸或穿肚,断手脚者,亦不少见。

  他看着脚边一截不知是谁的残肢

  “这是在那儿啊”?夏诚恐慌惊惧之下,稍缓过气来,不由的自言自语的颤问道,但没有人来回答他的问题,只有着风的声音,现整个山坡活着的人就他一个,和几十具四下散开的尸首。

  青袍号袿的尸首脑后多有一条或粗长或细长的小辫,土麻袍衣的尸首额前多扎一条红布,脑后头发较长但小辫没绑,而清朝军队特有的大帽檐式的红缨顶笠在他脚边两步远的一个弹坑边就有一顶。

  "清军!"夏城看了好久,脚小心踢了踢,肯定脚下全是实打实的死尸后,才确定了带辫尸首的角色,好在后世的历史穿越剧足以把他的神经磨的足够粗,看着四周惨无人道的尸地,良久之后,他勉强能够接受了这一事实。

  夏城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脑后,但并不存在什么辫子,只有纷散的头发,长披及脖肩,而自己额前包缠着一条红布,前额顶也明显感觉到有头发生长,但感觉没后脑勺的多。

  “革命了吗!”看着跟他装束差不多,靠近山坡的二十来具尸首扎着红条的头发也大多这个模样,

  想了半天,夏诚忽然“福灵心至”的想到了“辛亥革命!”,

  1912年的武汉三镇的革命,短短半月席卷全国大半个南北方,南方各省相继独立,遍地都是起义军,四下攻击忠于清庭的军队,难不成就在此时。

  但又有些不像,这些清军衣饰服装看上去给人一股破败沉旧感,完全不像电视剧里清末以及经过洋务运动后衣甲鲜明的凊军。

  给他的感觉倒像是某种西南少数民族破旧的老式袿衣,破败和沉旧给了他第一印象,

  当然了,作为起义军的麻袋片似的装束更是跟叫花子没什么两样。

  天空开始慢慢的变暗,夏城也慢慢缓过气来,力气总算是恢复了几分,这个布满尸体和尸臭的地方总令他发怵,心里发毛,挣扎了一下,夏诚拾起地上的旗杆,试撑着站了起来,一步一杵往山坡上走去,

  既然靠近山坡一面头扎红布类似起义军的尸首居多,说明他们的营盘应该扎驻在山坡后面不远处,目前自已没辫子,貌似也是起义军的一员,自然要找起义军保命,

  他可知道清朝“留发不留头”决不简简单单是一句口号,

  登上山坡后,一路上可见地面草地多有脚印踩踏的痕迹,越过山坡,夏诚感觉着草地上的痕迹,走了半个多小时,可以远远望见远处一些高低起伏不平的丘陵,相互相去不远,四下紧密相连,其上隐隐插着一些旗帜,不时似乎还有人影往来显映。

  天色有些发黑,夏诚着急往前急走,急匆匆赶到走至离其四百米开外时,丘陵上开始人影闪现,

  天气黑的急,他只能隐隐看个大概,可以确定是自己一类。

  “是谁!”山坡丘陵上忽然急急传来一声粤家土语,

  好在夏诚跟这些广西老兄的后代没少打过交道,勉强竟听懂了,急高叫了一声:

  “自己人!”

  急着继续往前会合,山陵上坡边闪出几个人,操枪持叉,头包红巾,往下望着,“散莱格来汤”山陵上忽然急叫一声。

  这次夏诚根本没听懂,向前疾走,抬头疑道:“你说什么?”“哎哟!”

  冷不防脚下一崴,右腿一脚踩空,直接一头栽进了丘陵附近的一条大壕沟里,这个地方不知什么时候被斜挖开了,上面掩住了草。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夏诚只顾着看上边,结果直接做了个滚地葫芦,由于广西的地质,壕底挖出多的是岩石,夏诚一头撞在坑底的石头上,新伤加上旧伤,夏诚将头摇了摇,口勉强张了张,连惨叫也没发出,就直接瘫爬在地上,晕了过去。手里的细竹子的旗杆也摔折成了两截!

  ……

  “栗好塞呐!”“吐立饿及来,”“靠扑啦塞!”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粤家土语吵得夏诚混沌中乱纷纷的脑仁开始运行起来,使他终于醒了过来,他“嗯”的不大的呻吟了一声,努力睁开双眼,就见了一大队人聚在一间狭小的土屋里,左右各忙各的,各自对说着自己的话,而自己则躺在屋子最偏角落的一个破草卷上,没谁注意到他。

  此时天色微明,借着晨曦的微光,可以看清,这些人无一例外头上扎着一条红包布,脑袋后也都没辫子,但穿的就五花八门。

  有的袒胸露怀,有的露胳膊,有的露腿,有的赤脚光板,有穿麻衣的,有穿布衣的,整个穿得齐全的就那么一两个,

  夏诚细细的听他们说的话,希望能听出点什么,可结果他发现这些人,说的话有湖南话,有湖北话,有湘西贵州的土话,更多的是广西粤家土语,而且四下老听到那么几个人说什么“起摇”什么的。

  “这是什么东西?”同时语言的纷杂混乱也让他更加困惑。

  他心也道:“怎么没人注意到我呢!”夏诚试图说着问一句,这是那一年,

  “唉!”他刚开口,声音不大但足以让人听清,就听一个三十出头,身板筋练刚瘦的汉子惊喜的用粤语叫道:“夏仔醒了,你们看,夏仔醒了!”

  说着一群人也都看了过来,很甚兴奋,都各自围上来,那精瘦汉子蹲在夏诚面前,看了看,回头道:“别呆瓜,弄水来喝,”

  众人也都纷纷道:“真是天父保佑!”

  “现在是什么时候啊?”夏诚端着一个破碗里的水饮了一口小心问道,水里有一股苦味,令他难以适应,心里也道:这些穿的五花六色的“革命党”混的也太惨了点吧!

  “怎么声音变了,”“怎么回事啊!声音都变了”结果众人开始狐疑,四下议论纷纷,“好像带着一股子京腔味,”“别鬼上身吧!”

  “吵什么吵!”那个精瘦汉子大喝道,众人瞬间寂静,但夏诚仍然吓了个不轻,心道:“这可真要命了,忘了现在广西老表们也不说普通话,谁说古代人傻!一眼看出我是个冒牌货、…”

  正慌间,那汉子道:“夏仔,你认得我是谁吗?”夏诚他哪认得你是谁?只得呆呆的摇了摇头,这一摇,那汉子的眉头瞬间皱成了个大疙瘩,看得夏诚心里一跳,直发毛!

  正僵持着,“这有什么!”一个声音明显偏北方的人从人群中说:“我们那儿有个人上山砍柴,遇到了老虎,幸好逃的快,逃下山来,但整个人已经呆症了,自己老娘也不识得,这是失魂症,有什么稀奇,那天小夏诚被炮击的余威震到了,也不为怪!”

  众人此时也都道:“好像是这样,”“不错!”“我们好像那儿也有这样一个人,听说土匪抢钱时吓唬他,就拿刀背往他脖子上轻砍了一下,结果整个人就疯魔了,”“我们邻县也有,···”

  “好了!”那个筋瘦汉子颇具名望,一声之下,众人具不敢言,他同时虽觉得众人讲的乱七八糟的,但也不无道理,皱起的眉头也放下了些,对夏诚道:

  “你不要怕,虽然你现不识的我们了,我们认识你就行,你先好好休息,这两日说不得还有大仗要打,听说“起摇”又调兵了,我看就在这两日,”

  “起摇?”夏诚插了一句,“对‘起摇’,”那人示意他说的没错,

  “起摇”夏诚口里念着,心里更是奇怪,心说这是个什么玩意呀,联想到他日前见到的清军尸首,夏诚睁目猛然大叫一声:“是清妖!”那人很奇怪,点点头,—“呃!”夏诚眼睛一歪,一口气没上来,他心里自然知道“清妖”是那个历史时期,心里一抽,直接急晕了过去!

  作者的话:

  历史上那么多造反的,我认为他们大多数人都是为了混口饭吃,当一个王朝连相当多的人的吃饭问题都解决不了,只能坐视他们并希望他们乖乖饿死,那么这个王朝也就该终结的时候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借尸还魂 第三章 前我今我 第四章 敌我态势 第五章 各方反应 第六章 人心交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