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帮你疗伤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著

连载中免费

所以命带奇异,我不得已嫁人……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

免费阅读

“所以你不用着急,先处理好你的伤。”容祁说着,将我放在床上,二话不说,伸手摸向我的伤口。

我今天穿的是衬衫,只见他手指一弹,衬衫的纽扣就一下子全部松开。

我只觉得胸前一冷,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护住自己,警惕道:“你干嘛?”

容祁一脸云淡风轻,“帮你处理伤口。”

说着,他试图掰开我的手。

我伤的地方太过敏感,哪里好意思让他给我处理伤口,于是我在床上不断后退:“不用不用……我……我自己涂点药就好”

可容祁直接用长臂禁锢住我,让我后退不得。

“这伤口用你的那些药,肯定会留疤。舒浅,就算你不介意,作为你的夫君,我还介意。”容祁没羞没臊地开口。

我顿时羞愤得恨不得撞死!

我身上有没有疤,光你毛线事!

见我依旧不松手,容祁不耐地挑了挑眉,又道:“舒浅,你在矜持什么?你浑身上下哪里我没看过没摸过?不是说你们这个时代的女孩子都要开放很多吗?你怎么那么麻烦?”

我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被这男鬼给活活气死。

我心里暗骂——

不是说古代人都含蓄保守的很吗?为什么我摊上的这只男鬼,那么厚颜无耻!

心里虽然生气,但毕竟是女孩子,谁会想在这种地方留疤。犹豫再三后,我还是屈服了。

“你帮我处理伤口可以,但不用把我扣子全解开。”我迅速地将衬衫的扣子系好,只开着最上面两颗,露出锁骨下方一点的肌肤,道,“这样就可以了。”

“好。”

容祁这一次答应得利索,我还来不及松口气,他的下一句话又差点把我呛死。

“但要把你里面那个肚兜一样的东西,给脱了。”

“为什么要脱!”我震惊道。

“因为不方便处理伤口。”容祁理直气壮道,神色坦荡荡,反倒显得我有些想太多。

我再次屈服。

不过我才不会在这男鬼面前主动脱光,于是我把手伸到背后解开胸衣扣子,然后从袖子里抽出肩带,隔着衬衫,利索地将胸衣拉了出来。

我这动作做得一气呵成,一旁的容祁都看傻了眼。

片刻后,他额角青筋微暴,恨恨道:“舒浅,你这算什么女人?”

这怎么了?

我一脸疑惑,现在女生都那么脱胸衣的。

容祁懒得再理会我,只是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他很快也上了床,手按在我头两边,我整个人落入他的阴影之下。

我抬头,就看见他帅到惨绝人寰的俊庞,近在咫尺。

这动作太暧昧,我整个人慌乱起来。

“你……你干嘛?”我紧张道。

“给你疗伤。”

容祁干净利落的吐出四个字,就扯开我的领子,冰凉的手探入我衬衫。

他的手丝丝凉凉的,触碰到我伤口时,感觉很舒服。

这不是容祁第一次帮我疗伤,但我总觉得,这一次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

以前他不过是抚过我伤口,伤口就会很快愈合,可这次,他竟然反反复复来回抚摸了好多次,不仅如此,动作还格外的轻柔暧昧。

冰冷的指尖一次又一次抚过我受伤的部位,我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身体止不住微微发颤。

“喂,能不能快一点?”我脸上发热,忍不住道。

容祁看着我,神色暧昧地开口:“不好意思,娘子,你也知道,你夫君的时间一直比较长久。”

也不知道容祁是故意的,还是我太不纯洁,我立马就把他的话想歪了。

我的脸顿时更红更热。

我迅速地别开脸,就听见旁边响起容祁的轻笑声。

我转过头,就看见他看着我,眼底满是恶作剧得逞的欢愉。

我顿时反应过来。

“容祁!你又耍我!”我怒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这男鬼的个性真不是一般的恶劣!

见我发火,容祁便不再继续开玩笑,手最后一次抚过我的伤口,伤口就彻底愈合。

“走吧,我们去把那个东西抓起来。”他收起笑容,起身,飘出房间。

我憋了一肚子火没处发,只能系好衬衫的扣子,跟着他走在走廊里。

走廊一片漆黑,我俩正走着,突然,黑暗里响起一声尖锐的猫叫。

“喵……”

紧接着,又是好几声猫叫响起,此起彼伏。

我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黑暗之中,突然出现好多双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闪着森森的光芒。

我心里骇然,猛得停下脚步。

好多猫!

孤儿院里面,竟藏着那么多猫?

这时,容祁也止住了身形,冷冷看着那些猫眼。

蓦地,他一抬手,那些猫眼和猫叫声就全部都消失了。

容祁没有急着继续往前走,只是看了一眼四周,突然穿过走廊旁边的墙壁。

“喂,容祁!”

后面的我不由气急败坏。

他能穿墙,我可不能,何况这是二楼啊!

我无奈,只能透过窗户,看见容祁飘向了后院,我赶紧跑下楼梯追过去。

寂寥的后院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荒废的滑梯和一个秋千。

我记得,这里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玩耍的地方。

只不过,大约五年前,后院的滑梯突然断了,摔伤了一个孩子,这里便荒废了。

容祁站在院子里,我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身边站定,开口:“容祁,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来抓那个东西。”容祁道。

我愣住。

这时,我突然听见“吱呀”一声。

我吓了一跳,赶紧转过头,就看见院子里那已经长了爬山虎的秋千,竟然晃了起来。

没有人推或者晃,那秋千就那么自己荡了起来。

我心里一阵发毛。

紧接着,我突然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

“喵……”

又是猫叫声!

猫叫声似乎是从滑梯里响起的,我迅速地看向容祁。

只见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见了我也不逃,到底是畜生,胆子够大。”

容祁冷冷说了一句,后院里突然卷过一阵狂风。

狂风之下,滑梯跟一个玩具一样被吹倒了。

随着滑梯倒下,我才发现,滑梯的底下竟然蹲着一个人!

那个人弓着背,背对着我们,看不清面容,但我还是认出她身上的衣服。

是“黄阿姨”!

藏身之处被容祁毁了,“黄阿姨”蓦地转过身子来。

顿时,我看见了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忘怀的一幕!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