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谁是婉婉?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著

连载中免费

所以命带奇异,我不得已嫁人……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

免费阅读

“那些孩子的元神。”容祁道,“这里戾气太重,换个风水好的地方,他们便可以去转世投胎。”

我点点头,突然发现容祁的身体,比之前单薄了许多。

“你没事吧?”我不由担忧。

“没事,只是消耗了太多鬼气而已。”容祁淡淡道,但偏偏脸色苍白的吓人。

我知道容祁很厉害,但他毕竟也是鬼魂,要超度别的鬼魂,本来就可以说是逆天而为。而且那么多孩子的魂魄,他一定也很吃力。

想到这,我心里一暖。

看来这男鬼,也没有我原以为的那样冷酷无情。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关切道。

容祁沉吟片刻,点了点头,伸手拿起旁边柜子上的一根蜡烛,点燃,递给我。

“我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不过我休息时,会关闭所有的感官。所以需要你替我看着四周,如果发生了什么,你马上熄灭蜡烛,我就会醒来。”

我迟疑着没有去接蜡烛。

“你就那么相信我?你不怕我在你休息的时候对你做什么?”我试探道。

容祁挑起了眉毛。

“就凭你?”

干净利落的三个字,我立马就焉儿了,乖乖接过蜡烛。

容祁很快在地上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我手里拿着蜡烛,守在一只鬼和一副尸体旁,心里真是说不出的诡异。

我小心翼翼地护住蜡烛,抬头看向容祁的俊庞,只见他仿佛睡着了一般,面色沉静。

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便是我手里的这根蜡烛,忽明忽暗的烛光之下,容祁的俊庞仿佛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每一个线条,都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

我突然发现,这个男鬼,看起来似乎没以前那么面目可憎了。

说到底,还是今天发生的事,让我对他改观不少。

原来他也会被闹钟弄得手忙脚乱,也有害怕的东西;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愿意保护我,更愿意相信我。

说到底容祁虽是鬼,但到底曾经也是人类啊。

我正在那儿胡思乱想时,突然,容祁的身体微微一震。

“容祁?”

我以为他是醒了,便凑过去。

可我发现容祁的眼睛依旧紧闭着,只是好看的眉头皱做一团。

“婉婉……”

突然间,容祁呢喃了一句,声音低沉,仿佛隐忍着巨大的痛苦。

我愣住。

婉婉?

是人名吗?

听起来……应该是女生的名字吧?

“婉婉……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容祁不停地低声呢喃,好像说梦话一般,只是脸色格外痛苦,身体微颤,额角甚至有冷汗流下。

我突然意识到不对。

擦,容祁这情况,怎么跟电视剧里的走火入魔差不多?

“婉婉!你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对我!”

容祁的声音骤然升高,饱含怒意。

我这下子是真的被吓坏了,顿时顾不上三七二十一,直接灭了蜡烛。

拉住熄灭的刹那,容祁唰的睁开眼睛。

如墨的眸子里一片猩红!

“容祁?”我抖着嗓子,小心翼翼地问。

容祁看见我的刹那,神色有些茫然。

过了好久,他眸里的猩红才终于一点点退去。

“舒浅?”片刻后,他缓缓开口,声音有几分沙哑,“发生了什么吗?”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的事,犹豫了片刻,只是道:“我看见你好像梦魇了,所以就把蜡烛灭了。”

我终归还是没有说出那个叫“婉婉”的名字。

容祁没有说话。

“你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我试探道。

“不用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容祁站起身,我发现他的身体又恢复了以前的浓度,“太晚了,你回房休息吧。”

我点点头,乖乖地跟着他走出黄阿姨的房间。

回到房间后,我在床上躺下,容祁躺在我身边,不过只是抱着我,没有做别的。

我们静静躺了很久,我却毫无睡意。

我翻过身,看见黑暗中,容祁的身体闪耀出珍珠般的光芒,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容祁,今天真的谢谢你。”

容祁侧过头,一脸奇怪地看着我:“谢什么?”

“谢谢你帮了孤儿院,也谢谢你超度那些孩子。”

我说得特别郑重和真诚,是发自肺腑的感谢,可不想容祁身子突然一僵,一双黑眸死死地盯着我。

黑暗中,他瞪了我好久,才硬邦邦地开口:“小事而已,有什么可谢的,小题大做的女人。”

说着,他不自在地转过身子,用僵硬的背对着我。

我有点错愕。

我明明是在跟他道谢,他这反应,怎么好像我要跟他讨债似的?

他该不会是在不好意思吧?

这念头一冒出来,我赶紧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这么厚颜无耻的一只男鬼,也会不好意思?

我不再多说什么,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

睡着后,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一望无际大雾。

大雾之中,我突然看见黄阿姨的身影。

不再是那个凶猛的猫老太黄阿姨,而是我所认识的,温柔慈爱的黄阿姨。

黄阿姨摸着我的脸,眼眶湿润,缓缓开口。

“谢谢你浅浅,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那野猫还不知道会拿着我的身体做出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来……”

“黄阿姨,没事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宽慰道。

黄阿姨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一直摇头。

“不……浅浅,我这次来,是为了告诉你,小心他……小心那个男人……一定要小心他……他接近你,只是要你的血……”

我愣住。

“什么男人?黄阿姨,你说的是谁?”

黄阿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露出恐惧的表情。

“我死后,魂魄一直在孤儿院里飘荡。我亲眼看到那男人来到孤儿院……我的魂魄太弱小,所以他没注意到我。我听见他和手下人说的话,说到你……所以我知道,他是为了你的血才故意接近你的……浅浅,你一定要小心啊……”

黄阿姨的话十分零碎,我听得愈发云里雾里,只能追问:“黄阿姨,您说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谁要我的血?”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