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履行妻子的义务

神秘贺少甜宠妻

蚊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传闻,贺三爷又老又丑又克妻,身体某方面有隐疾。再后来又传闻,贺三爷‘高龄’娶到老婆后,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三爷说:“我老婆身材好,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苏浅鼻子里闻到的,全是强烈的男人荷尔蒙气息,有那么一双灵活又冰凉的手指,一点点撕开她的衣服,一路点燃身体里的火……。……

免费阅读

苏浅惊恐极了,才发现在他身前根本毫无反抗之力,身前的男人就是个恶魔。  

“滚……滚开,放开我……”  

“贺太太,请履行你的义务。”男人声音暗沉,“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是,从今天开始,你只能在意贺泽川一个男人,只能一个!”  

他报复般的用力扯掉她的衣服,灵活的手指剥鸡蛋一样的将她剥个干净,抱起来重重放到沙发上,他站直了身子,失去理智般去扯自己的领带。

浑身丝丝凉意让苏浅瑟瑟发抖,又羞又怒,嗓子都喊哑了,眼泪都流干了,她认命了!  

她抱着枕头将身体缩成一小团。  

“大叔……你在哪儿……?”  

她无助的呢喃着,仿佛在冥冥中召唤他,看上去是那么无助与可怜。  

男人猩红的眼眸,此时微微一滯,整个人如同遭遇雷击般他蓦然清醒。  

她这样就认命了?  

为什么她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那个肖珂?  

腹中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男人的呼吸越发沉重,可看见小女人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的晶莹泪珠,他明白,这不是他想要的!  

为什么在她心里可以有两个男人?  

为什么她会那么贪心,有了他贺泽川一个还不够吗?  

“来人,将这个女人关起来!”  

他重重的摔门而去,高大挺拔的身影,此时略显踉跄。  

他担心继续待下去,会再一次失去理智,会忍不住做出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  

他输了,输给了她!  

这一次输个彻底。  

她赢了,很得意吧!  

几个年轻女佣推开门走进去,看见沙发上卷缩的影子,有人发出一声叹息。  

“太太,请穿好衣服跟我们走。”  

苏浅被带到一间密封的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光线。  

漆黑里,冰冷而寂寥,犹如暗无止境的牢笼!  

以至于最后她都不知道,贺泽川最后为什么会放过她。  

也许,只要她乖乖的呆在这里,大叔和肖珂哥哥才会没事吧!  

或许,唯有她死了,一切才能结束!

……  

贺泽川来到卫生间卸掉造型师为他化上的妆容,露出那张阴沉的俊脸。  

薄凉的唇角勾起一抹讥讽,那个造型师是为她聘请,最终却起到了这个作用!  

“二爷,您没事?”  

颜叔出现在身后,怜悯的盯着镜子里的男人。  

“我能有什么事?”贺泽川冰冷回应。  

漠然的擦干手,却没有走。  

“二爷,其实有些事情……应该不是您想的那样,您也试探过了,其实太太她,还是在意您的……”  

“她在意的,只是那个莫须有的大叔!”  

贺泽川觉得自己已经清醒了。  

“可还不是您吗?”  

“我是她的丈夫,不是什么大叔!”贺泽川不耐烦道:“祥叔,我累了,让我静一静。”  

“可是二爷,您准备关太太多久?”  

祥叔都心疼了,可年轻人的爱情,往往当局者迷。  

“你觉得我还会放她出去?”  

贺泽川转身大步离去。

天亮了,贺泽川如同往常一样,乘坐助手开的车子去总部工作,一切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盛世集团总部刚搬到国内,有太多事情需要他这个总裁去处理,昨天一整天他无心工作,所有事情都积压到了今天,所以,贺泽川直到深夜才回到家中。

祥叔没有睡,一直站在客厅等他,这是多年来的习惯。

“二爷,您需要夜宵吗?”

祥叔迎上去,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贺泽川微微一怔,这些年,他从来不一个人吃夜宵。

所以,老头子是有话要对他说。

“说吧,什么事?”

祥叔接过贺泽川脱下来的西装,将里面的钱包和手机、钢笔一样一样拿出来,似乎不经意间道:“太太昨晚买的菜我都保管在冰箱里,就是想问问您需不需要吃。”

“扔掉吧!”贺泽川拖着沉重的脚步往楼上走。

“二爷……”

见祥叔叽叽歪歪的欲言又止,贺泽川蹙眉:“你再这样说话,就罚你三天闭嘴。”

“二爷,太太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祥叔声音有些沉重,说完认真观察他的表情。

贺泽川眸心剧烈缩紧,一闪而逝!

最终他薄唇蹦出几个冰冷的字。

“不想吃就别吃,饿死活该!”

他头也不回的上了二楼。

一整夜,祥叔都失眠了,他看见二爷的房间里的灯光也是亮着的。

二爷这又是何苦呢?

早就到了结婚的年纪,好好的和太太过日子不好吗?

第二天早上,贺泽川从二楼下来,俊脸上有些苍白。

祥叔早早的命人准备好的早餐,贺泽川吃了两口,突然问。

“给她送去了?”

“送去了。”

祥叔知道做为一个下人,无论在贺家有多大的权利依旧还是下人,不能管太多了主人的事,所以他说完就不动了,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

贺泽川等待着他继续往下说,没想到这个老家伙今天居然闭嘴了。

他只好问:“她吃了?”

祥叔耷拉着眼皮不说话,他不是不关心她的吗?

“我在问你话,聋了?”贺泽川重重将筷子放下。

他努力做出的一副正常样子,似乎在这一瞬间支离破碎。

祥叔立刻恭敬道:“我不说,主要是担心影响二爷您的工作,刚刚送去的早餐,太太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不过没关系,女人嘛,脾气过后就吃了!”

祥叔说的认真:“就算真不吃,饿死也没关系,以二爷您的样貌财力,还会缺女人?”

贺泽川无论怎么听,这个老家伙似乎都在对他不满。

该死的,到底谁才是他的主人!

他没有心情再吃早餐,站起身往外走,最后冷冷道。

“她最喜欢吃的东西是虾仁馄饨,做给她吃!”

他就不信,一个吃货能抗拒最喜欢吃的食物。

记得上次吃的时候,她连汤水都喝个干净!

祥叔亲手包了混沌,做好之后,端去苏浅的房间里。

小丫头卷缩在床的一角,低着头,就连他进来也没有一点反应。

看来,二爷真的将小丫头的心伤透了!

“太太!”祥叔叫的小心翼翼。

苏浅浑身没有什么力气,慢慢抬起头,扯动干裂的唇角,想要对眼前的老人笑一下,却发现她做不到。

好像她从此,再也不懂怎么去笑了。

那黯淡的目光,看的祥叔心口狠狠一抽。

“太太您别怪二爷,其实……”

祥叔将馄饨放下,本来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忍住,改口道:“其实二爷他,不是您想的那样!”

苏浅闭上眼睛,至于他是什么样的人,她一点也不关心。

她在意的,只是身边的人不要因为她而受到他的伤害!

“太太,您就吃一点,这是二爷特意让我做的虾仁馄饨,他说您一定喜欢吃。”

祥叔将馄饨放到苏浅嘴边。

她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也不会知道被人囚禁,失去了自由和希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心死的人,无论曾经多么喜欢的东西,如今对她而言,也再也没有任何意义!

晚上一大早,贺泽川就回来了!

他站在客厅,等待祥叔汇报她的事情。

可老头子接过西装后就去整理,一点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老东西,你在对我摆脸色?”贺泽川终于骂出口。

他只是将她关起来,不准再和那个肖珂见面,又能有什么错?

“不敢,我又哪里敢对您摆脸色。”

祥叔在做着自己本分的事情。

贺泽川俊脸怒火一闪而过,如果祥叔不是从小就跟着他,每天接送他念书每天照顾他的饮食起居,在他人生最失意那几年,也对他不离不弃,他今天一定要老东西好看!

该死的,现在弄的他,倒是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是不是外人背地里全部叫他贺绿头他们才会满意?

贺泽川一言不发的上了二楼,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一根接着一根抽烟。

空间里,烟雾缭绕,充斥着每一个角落,那张阴沉的俊脸慢慢朦胧起来。

深邃的眼眸忽然瞥见什么东西在反光,他随手拿起来,那是昨晚她掉落的手机。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翻开随意扫了一眼。

手机上的画面,居然是他的号码。

通话记录上密密麻麻的号码全是打给他,只有一个是肖珂的还是对方主动打来。

贺泽川只觉得胸口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他点开电脑监控画面,那是昨晚,小别墅门前,那个小女人放学后提着一堆菜,累的气喘吁吁,眯着眼睛笑的像个小傻瓜一样。

她看见紧闭的房门之后,脸上的失落收入贺泽川眼底,他紧闭的薄唇弧紧!

修长的指尖掐灭香烟,贺泽川直接跳过画面,她坐在门前,冷的浑身发抖,好像在叫‘大叔’。

而他当时却不在!

她用手机打着光,终于舍得离开别墅,画面的尽头他看见她脚滑了一下,差点跌进山下去。

贺泽川呼吸都凝滞了。

她怎么那么蠢,为什么天黑还在等他?

这时候房门被人敲响,又快又急,贺泽川快速关掉电脑,平静的坐在那里问。

“有事?”

“二爷,太太可能不行了……”祥叔声音里带着焦急。

贺泽川眼前突然发黑,这一刻,再也顾不得什么尊严,再也顾不得什么斗气,再也顾不起什么肖珂……

他站起身往外走,撞翻了桌子也毫无所觉。

他只是给她一个小小惩罚,怎么可能不行了,该死的,什么叫不行了,谁都能不行她一定行!

祥叔看见二爷闪电一般往太太房间里冲,急忙紧紧跟在身后。

“刚刚去给太太送晚饭,怎么叫也叫不醒!”

“叫医生了吗?”

“叫了,应该已经到了。”

贺泽川冲进房间,看见那单薄的小女人背对他躺在那里,整个人安静的可怕。

这一刻,他好怕她已经死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