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一个男人没有老婆真可怜

神秘贺少甜宠妻

蚊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传闻,贺三爷又老又丑又克妻,身体某方面有隐疾。再后来又传闻,贺三爷‘高龄’娶到老婆后,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三爷说:“我老婆身材好,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苏浅鼻子里闻到的,全是强烈的男人荷尔蒙气息,有那么一双灵活又冰凉的手指,一点点撕开她的衣服,一路点燃身体里的火……。……

免费阅读

她不会死的,不可以死,不能死,谁都能死,她绝不能!  

走过去想要将她翻过来,伸出去的指尖都在微微发颤着,轻轻抚上她的肩膀,还好,还是热的,他终于有勇气将她翻过开平躺!  

那张小脸苍白的只剩下五官,密密麻麻的汗珠布满额头,只是一天一夜就消瘦了一大圈。  

他到底做了些什么,该死的!  

贺泽川暗骂自己,紧紧将她搂紧怀里,每个动作温柔的像是她一碰就会碎,就会在他眼前消散了。  

医生提着医药箱走进房间。  

“二爷,麻烦让一让!”  

贺泽川还是抱着她,只是侧过身子意思是他抱着让医生检查。  

医生只能无奈的配合。  

“二爷,您再抱下去,太太可能真的就死了。”  

祥叔小声劝慰。  

贺二爷这个样子要是让外人看见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在这个女人身上动心思。  

谁又能想到无情无义的贺二爷,居然会如此在意一个女人!  

贺泽川的眼睛终于慢慢恢复清明,轻轻将苏浅放下,站在病床边。  

“祥叔,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  

低沉的声音里带着痛苦。  

“二爷,您没病!”祥叔郑重道。  

贺泽川点点头,在医生说完苏浅没有什么事只是身体太虚这两天又饥饿过度疲惫导致,他紧绷的神经才算放松下来。  

……  

苏浅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身下的大床软绵绵的仿佛腾云驾雾一般,她舒服的又闭上眼。  

记得她本来应该死了,可为什么还会活着?  

是贺泽川最后放过她了,还是他不愿放过她才会不让她去死?  

这一刻她沉浸在自己的脑海里,似乎只要她不睁开眼就可以永远这样躺下去。  

就可以不用再见到那个让她害怕的男人,就可以永远保护肖珂哥哥和大叔。  

可她的沉浸终究还是被人打破。  

“醒来了就吃点东西,煮了粥,还没有凉!”  

贺泽川盯着长睫颤动的小女人,俊脸上轻松起来。  

他不打算再隐瞒,不管她能不能接受,他都要对她说出他就是贺泽川!  

苏浅被这道声音惊的坐起来,然后她看见了坐在病床边的大叔!  

她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不顾身体的无力扑进他怀里,再也忍不住委屈哭出声。  

“大叔……你去哪里了……呜呜……我以为再也看不见你了……”

苏浅哭的肩膀抽搐,贺泽川修长的手掌,轻轻一遍一遍在她后背轻抚。

他似乎打算为她抚平他为她留下的那些伤,可是她反倒哭的越是厉害,就像是在时刻的提醒他所犯下的那些不可原谅的罪行!

贺泽川一时间有些愣神,那个伤害他的小妻子的恶魔真的是自己?

他怎么可以这么做?

贺泽川不懂,怎么都弄不清楚为什么会那么做!

手臂缓缓环住她的腰,将她抱进怀里,小心翼翼的吻上她的脸。

一点点的吻干她的泪。

泪水微苦,酸涩进了他的魂,让他品尝到了心里的刺痛!

“大叔……”苏浅抬头看着他,似乎在确定眼前的男人是他,她才能安心一点,甚至都没有发觉他在吻她。

“那天晚上我等了你很久,大叔请你相信我,这一次,我……真的没有失约……”

她将脸深深埋进他的怀里,泪水打湿了他的衬衣,他低头睨着她,读懂此刻她眼中的男人是大叔,而不是‘坏人’贺泽川!

所以他选择沉默。

她肩膀抽搐了很久才慢慢平静下来,闻到鼻子里好闻的味道,贪婪的不愿意离开。

在她清醒之后陡然坐直身子,才发现和大叔保持的姿势只有情人之间才能做。

好像……大叔刚刚吻了她!

苏浅脸色红到了耳根:“大叔对不起……哭脏了你的衣服,我会给你洗。”

她窘迫的不行,好丢脸!

贺泽川端起桌子上的粥,指尖划过碗底,温度刚刚好,挑了一勺凑近她嘴边。

“如果哭够了,吃点东西养养胃。”

苏浅伸手的想要接过粥碗,贺泽川却直接将粥放进她嘴里。

“你别动,我来喂。”

苏浅想要说什么,他锐利的眸光透着一抹不可置疑,以至于她错过了拒绝他的机会,只能低头一勺一勺吃下去。

甚至一碗粥吃完也没有尝到味道,只觉一双目光灼灼盯着她。

“我吃饱了!”

苏浅舔舔嘴唇,许是饿的太久,吃了一点东西就有强烈的饱腹感。

贺泽川拿出纸巾,温柔为她擦去嘴角的米粒。

“吃饱了就休息。”

他在床边守了一天一夜,总部的事情又堆成山了。

苏浅目送大叔离去,在他即将关上门的一刻,道。

“大叔,你什么时候回来?”

贺泽川黑眸中深邃的仿佛蕴藏万千星辰,勾起唇角,笑的迷人。

“等你睡醒了,我就回来了。”

苏浅点头:“嗯!”

身体太虚弱,吃饱了就想睡。

她眼皮忽闪忽闪,躺下去闭上眼睛,几乎十几秒过后便进入睡眠。

贺泽川这时又拿着一堆衣服走进来,为她将被子拉上去保暖,薄唇点上她的额前,才放心的离去。

苏浅再次醒来,没有看见大叔,心里哼哼着:就知道他是在骗人!

眼角瞥见枕边整齐叠好的一堆衣服,附上大叔留下的纸条,意思是说,这些都是他以前买衣服买一送一得到的。

苏浅哑然失笑,真服了上次的自己,居然会相信买男式衣服会送女式,就算商家促销也没有这样的!

他是不想让她觉得欠他的?

几天没有洗澡她身上都臭了。

她犹豫了一下,大叔准备好的衣服如果她不穿,会不会伤了他的心?

最终苏浅拿着一套衣服走进浴室,很快里面传出哗哗啦啦的水声。

贺泽川刚刚进来过,看见她还没有醒,他听见动静之后又一次走进房间,才发现小妻子在洗澡!

半透明的玻璃,隐隐约约可见曼妙有致的纤细身影,水雾蒸腾中,随着她的动作,于他而言仿若致命的诱惑。

几乎一瞬间贺泽川浑身燥热的难受,有种冲动立刻进去将她狠狠怜惜。

贺泽川忽然看见浴室门并没有关紧,那里有水雾的香气扑面而来。

他喉结剧烈滚动,到底要不要进去,或者为她将门关紧?

里面散发出沐浴露混合着她身体的美妙味道,时刻侵蚀贺泽川的理智,终于,他迈开脚步往里走。

“谁?”

苏浅听见外面的动静一声尖叫,那声音里带着惊恐。

贺泽川急忙开口:“是我。”

“哦,原来是大叔!”她明显松了口气,紧接着,她的声音有些雀跃,充满对他的信任:“很快就好,麻烦大叔你稍等!”

殊不知门外的男人透过缝隙,灼灼的眸光盯着里面的身体,他沙哑开口。

“好!”

顺手将门带上,咔擦一声。

苏浅整个人僵住,缓缓回过头,盯着被关上的门,肺里的呼吸都停顿了。

刚刚大叔来帮她关门?

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体温急速升高,脑海里嗡嗡作响!

还好是大叔,要是换了一个人……

她怎么可以这么粗心大意的!

苏浅洗完澡后不敢出门,等一下见到他,会不会一开口就是教训她以后洗澡要关门。

他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的?

“你来我书房找我。”贺泽川突然在门外开口,然后传来他离去的脚步声。

苏浅哦了一声,大叔这是在打破她的窘迫吗?

还真是体贴!

直到贺泽川离开了一小会儿,苏浅将脑袋伸出浴室,见房间里没有人小心翼翼的走出去。

这时候她才知道这里是大叔的家,他是怎么将她从贺家带到这里来的?

到了书房,贺泽川坐在书桌后面,一张完美的俊脸风淡云轻,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几天,你没有去学校念书,我去学校给你请了假。”贺泽川递了一个男式公文包给她:”老师让我将这些东西带给你。”

显然是他自己的包,拿来给她装东西,苏浅诧异打开。

刹那之间,一个头两个大。

居然是一大堆作业!

“老师让我交代你,最近身体不好就不要去学校了,但也不能乱跑,这些作业你必须完成。”

话落,他指了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一张书桌:“那里是你的座位。”

“……”

苏浅一身的精神瞬间委顿,手上的作业,够她做一整天的了。

虽然她不是懒学生,可作业也太多了吧!

苏浅鼓了鼓腮帮子,向大叔借了一支笔,坐在那里开始写作业。

贺泽川也没打扰她,走出了书房的时候,随口问:“晚上想吃点什么?”

“虾仁混沌!”苏浅随口答。

贺泽川来到厨房里,微微蹙眉。

他为了掩饰身份并没有让祥叔跟来这幢别墅,所以,这里只有他和小妻子两个人!

现在连个做饭的人也没有!

她大病初愈,而他,从小到大厨房都没有进去过。

不过没关系,他贺泽川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不会’这两个字。

最后决定打电话给祥叔。

“祥叔,虾仁混沌的做法是什么?”

“怎会突然问这些?”对面的祥叔惊了一下:“您不会是想要做饭给太太吃吧?”

“嗯!”

贺泽川认真点头。

“二爷,如果太太想吃您让人送去就好了,那种事情怎么能让您亲自去做……”

“混沌放的太久,就不好吃了。”

“可是……可是二爷……!”祥叔说话都结巴了!

他的宝贝二爷坐拥半壁江山,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别可是了,快说!”

就在贺泽川耐心要用尽的时候,祥叔终于说出了虾仁混沌的做法,好在他的记忆里力人,祥叔只说一遍就全部记住了。

一个小时后,苏浅双手有些发麻,可作业连十分之一也没有写完。

忽然她吸了吸鼻子,空气中传来熟悉的香味。

大叔将她要的虾仁混沌买回来了吗?

一溜烟跑下楼,却发现客厅里没有人,厨房传来碗碟碰撞的声响,苏浅迈着猫步走过去。

然后她看见那个男人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拿着大勺,将锅子里的混沌往碗里装。

那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某处沾染着面粉。

他的动作生疏的,一看就知道第一次做。

甚至苏浅看见他的右手背上烫红了一大片!

“大叔,你在做饭?”

贺泽川抬眸淡淡睨了他一眼,认真将两碗混沌放上托盘,端着走出了厨房。

“嗯,虾仁混沌,你喜欢吃的。”

前几天害她没有吃的食物,他要统统补偿她。

他将混沌搬上餐桌,苏浅跟上去。

在他转身离开,她拉住他的右手臂,心疼的盯着他的手背。

贺泽川的手掌消瘦修长,肌肤白.皙细腻,只是手背中间烫红的一块触目惊心。

“大叔,以后如果吃腻了外面的饭菜,你就让我给你做吧,不会做就别做了!”

苏浅嘟起嘴唇给他吹冷气:“是不是很疼?”

一个男人没有老婆真可怜!

“不疼!”

贺泽川站在那里。任由她给他吹。

薄凉嘴唇的放松,本来还是有点疼,现在一点也不疼了。

苏浅记得他家里有个医药箱,记得上次她磕到腿的时候他给她擦药。

“大叔你等等!”

她飞快跑上楼,将医药箱抱下来,一阵翻找过后拿出消毒水、烫伤药和棉签。

“吃完了饭再擦。”贺泽川将手缩回去。

苏浅将他拉到沙发上坐下,按住他的手冲他笑的眉眼弯弯。

“其实,混沌放糊了没关系,我喜欢吃糊的。”

红润的嘴唇下露出洁白整齐的糯米牙,贺泽川呼吸停顿。

苏浅给他擦药的时候,似乎不经意间问。

“大叔,我是怎么到这里的,又是你救了我吗?”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