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娶个老婆回去也是充面子

神秘贺少甜宠妻

蚊子 著

连载中免费

传闻,贺三爷又老又丑又克妻,身体某方面有隐疾。再后来又传闻,贺三爷‘高龄’娶到老婆后,捧在手里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三爷说:“我老婆身材好,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苏浅鼻子里闻到的,全是强烈的男人荷尔蒙气息,有那么一双灵活又冰凉的手指,一点点撕开她的衣服,一路点燃身体里的火……。……

免费阅读

“我有家人,而且很多,也有朋友,并且不少,但能陪我过生日的人,却只有你一个!”

贺泽川一字一句,认真盯着她的眼睛。

苏浅怔了一下。

在这一瞬,她有了一种受宠若惊,她在大叔心里,真的有那么重要?

急忙避开他的目光。

“能陪大叔过生日,荣幸之至,大叔要玩什么游戏?”

既然大叔解释清楚了,不管他的怎么想的,她也不愿扫了他的兴致。

贺泽川勾唇一笑,指了指沙发示意她坐下来,缓缓开口。

“真心话大冒险,玩过?”

“啊!”

苏浅长大了嘴,他居然喜欢玩这种游戏?

一直以为大叔成熟稳重,兴趣爱好至少也应该与之气质般配才对,而真心话大冒险是只有损友之间恶搞才会玩的游戏!

贺泽川凤眼里漆黑幽深,在苏浅对面斜斜的依在沙发靠背上,优雅叠起大长腿,随手摇晃手里的红酒,显的悠闲又随意。

他低头浅笑:“你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她补充一句:“我是怕大叔输的太惨!”

反正是赌运气,谁怕谁啊!

反倒是她,那点秘密大叔差不多全都知道了。

而她对大叔,却依然一无所知。

这一秒,苏浅莫名的,想要对眼前的男人多了解一点!

贺泽川盯着气势汹汹的小丫头,薄唇间的浅笑动人心魄。

他坐直身子,似乎依旧不放心道。

“既然不怕,输了可是要回答一个问题,不许耍赖!”

“我是那种人吗,倒是大叔你,输了也不许帅赖哦!”

他的话提醒了她,他要是对她耍赖,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有言在先!

贺泽川晃动手里的酒,表示自己的诚意。

“我输一次就喝一杯酒!”

“不行,不公平!”

苏浅鼓着腮帮子嘟起嘴,那模样看的贺泽川颇为无奈!

小妻子撒起娇来,可是要他的老命!

“哪里不公平了?”

“凭什么你喝酒我就要说真话?”

“你也要喝酒?”

“不,是大叔也要说真话!”

“……”

贺泽川凝眸睨向小女人,沉默了好半晌。

“不如这样,输了的人不想喝酒的时候可以说真话,不想说真话的时候也可以喝酒,我们只有两个人,只能翻卡牌比大小,数字大的算赢,小的就算输!”

贺泽川有了打算,小妻子喝酒哪里能比的上他!

等她喝不下了,自然就将真话给说了。

苏浅歪着头想了想,他的话似乎很公平的样子。

今天是大叔的生日,她总不能占大叔的便宜,惹他生气吧!

“嗯,我同意,大叔开始吧!”

说这话的时候,苏浅心里有些兴奋。

她想一想等一下大叔输很惨的样子就觉得有趣。

贺泽川打了个响指,女佣便将苏浅身前的高脚杯里倒上琥珀色的红酒,然后拿来一副精美的卡牌要为两人发牌的时候,贺泽川将卡牌接过去,吩咐女佣。

“可以上菜了。”

小妻子要喝酒,没有菜对胃不好。

紧接着十几个女佣搬着菜将两人身前的桌子摆满。

贺泽川动作利落的打出两张牌在桌子上。

“我不作弊,你先选!”

苏浅心脏呯呯直跳,刚刚她说的豪爽,现在真的玩起来还是免不了紧张。

颇有一种,一掷千金豪赌的感觉。

两张牌一模一样,背面都是西方神话里的人物肖像,她拿起靠近手边的一张。

悄悄看了一眼,居然是一张十。

苏浅顿时神秘兮兮的压在掌心里,冲贺泽川甜甜一笑。

“大叔,你的是几?”

相比苏浅的紧张,贺泽川很是淡定,优雅伸出修长的右手将卡牌扣住,拇指轻弹,便将数字收入眼底,漆黑的眸光微抬睨着她。

“十一!”

“……”

苏浅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一下。

她还以为最大的就是十……

贺泽川将卡牌翻过来,果然是十一,苏浅输的心服口服,没等贺泽川问出问题便拿起酒杯,举起一口便将酒喝干了。

她不经常喝酒,一杯下去,只觉像是有一团火在心里乱窜,呛的她直吐粉色的小舌,肉肉的小脸上刹那之间便升起一抹红霞。

她不服输似的大声说:“大叔,我们再来!”

贺泽川漆黑的眼睛幽深如同大海。

又打了两张牌出去,那模样一点也没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

苏浅这一次翻到的是一个五,贺泽川是七,苏浅又喝了一杯。

两杯酒下去,苏浅眼前的景物都在打着转儿,她终于有些不满。

“大叔,为什么你的数字总是比我的大?”

贺泽川勾起唇角,小妻子显然有些微醉了。

“吃菜。”

“不要,这次我要发牌,就不信赢不了大叔。”

贺泽川很是配合的将卡牌递给她,苏浅自己发牌,这次依旧输了,所以她喝了第三杯酒。

在她第四次输的时候,贺泽川终于开口。

“你不能再喝了,不如回答问题。”

苏浅白.皙的脖颈,呈现一种粉红色,眼睛里氤氲着一层水光。

好像她真的不能再喝了。

“大叔想问什么,问吧!”

贺泽川确定小妻子是真的醉了,收起俊脸上的笑容,一字一顿。

“你爱的人是谁?”

“我爱的人……”苏浅似乎清醒了一点,认真看见大叔,她笑了笑,大着舌头说:“我……不知道!”

她,还有资格去爱吗?

“大叔,你知道我已经结婚了,你这个问题好无聊啊!”她故作轻松。

“那你,爱他吗?”

贺泽川追问。

“哈哈……”苏浅指着贺泽川笑:“大叔你耍赖,这是第二个问题!”

贺泽川微微一怔,她比他想象中的清醒。

又发出两张牌:“再来。”

“不来了,我总是输,一点也不好玩。”

苏浅瘫倒在沙发上,两只眼皮在打架。

脑袋越来越沉,好想睡觉啊!

贺泽川眸色里闪过一抹不忍,随即想到了什么,最终他唇角勾起一抹冷冽。

“浅浅,大叔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但你要先回答我。”

这句话似乎瞬间便赶走了苏浅的瞌睡虫,她腾地一下坐起来,瞪着黑白分明的眼睛。

“真的?”

贺泽川点头,整个人安静下来,目光一寸一寸划过她的脸,只能看不能吃!

“我和他只见过一次,一点也不喜欢他,可那又能怎样……”

她说着,红了眼。

随即又恢复如常。

“不过没关系,听说他的某些方面不行,娶个老婆回去也是充面子的,可能这也是我还能继续念书的原因,只要我维持他的名誉,我想,他也会给我自由,其实目前的状态……也挺好!”

贺泽川胸口剧烈一沉,他给她的压力就是这么大吗?

是谁告诉她,他娶个老婆回去只是充面子的?

真不知道小丫头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问题我回答了,现在该大叔了,为什么大叔过生日只有一个人,是不是你和家里闹了矛盾?”

苏浅的话打断贺泽川的思绪。

如果她也不在这里,可能连一个陪大叔过生日的人也没有,好可怜!

贺泽川对上她的目光,小妻子的眼神黑白分明,干净的没有一丝瑕疵,如水般的柔和。

他以为小妻子会问他感情上的问题,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贺泽川站起身,走到玻璃墙幕前。

深邃的目光缓缓变得幽暗,似乎想起了某些难忘的陈年往事!

或者他在犹豫着要不要说点什么。

“以前,有一个人,我们是同一天生日!”

贺泽川声音低沉,带着哀伤:“他是我的大哥,我们本是双胞胎,后来……他死了……”

所以,他就再也没有过生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大哥的忌日!”

贺泽川手里的酒杯微微倾斜,鲜红的酒水流满了一地,似乎在祭奠某人……

他永远都记得那天,那一场车祸,那天,他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他们一起长大,一起念书,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大哥只比他大十几分钟,却总是告诉他:“泽川,我是大哥,就有责任保护你!

记得父亲曾生了一场大病,大哥主动放弃学业,撑起了整个贺家,是大哥将念书的机会留给他!

从此,大哥是贺氏集团总裁,而他,成了一个幸福的跟屁虫!

那天,是他们两个人的生日,大哥买了一辆新车。

贺泽川问大哥:“能让我开出去兜一圈吗?”

大哥微笑点头:“好,新买的车子你还不熟,必须要让我跟着你!”

于是他开着大哥的新车,年轻气盛的他心里有着兴奋,所以他将车子开得很快,而大哥开着他的那辆三年前父亲送给他的破车,在身后一直喊:“慢一点,我的车子跟不上你,泽川你要小心危险……”

当他听见身后的撞击声,才回头往后看。

那一秒的记忆,永远映入贺泽川的脑海,再也挥之不去,几年来一直化为外人所不知的梦魇,不分昼夜的折磨着他!

那天他看见大哥的撞坏了公路边的栏杆,和他的车子一起驶进了大海……

那天过后,大哥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贺泽川说完,闭上眼,似乎遮掩眼眸中脆弱。

几个呼吸过后,他睁开眼睛,一层寒冰缓缓在他身上蔓延,让人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他!

回眸的时候,邪肆而优雅,俊朗不凡!

只是看见沙发上的小女人,他薄唇间勾起宠溺的笑。

这一笑,仿佛春风融化了冰雪。

苏浅,居然在听故事的时候睡着了!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