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盗墓者》在线阅读 > 正文 4.岩洞

4.岩洞

Don钖 2021-01-14
  逐渐恢复意识的三炮醒转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树上,眼前四个男人正蹲着抽烟.  "几位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几位爷,你们就大人有大量,放了小弟吧!!"三炮哭丧着脸看着...

我盗墓者

推荐指数:10分

《我盗墓者》在线阅读

  逐渐恢复意识的三炮醒转过来,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树上,眼前四个男人正蹲着抽烟.

  "几位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几位爷,你们就大人有大量,放了小弟吧!!"三炮哭丧着脸看着我们.

  胡亥把烟头扔在地上,又踩了几脚,站直身子说道:"再说最后一遍,茂陵南后山,到底在哪."

  "那,那地方真去不得啊!那鬼地方可是有妖魔作祟,没人能活着出来!"三炮惶恐的说道.

  我见他神色惊恐,不像是说谎,就问他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前几年也有人来村子,他们找到了我,说是茂陵遗址没抢到票,让我带他们去茂陵其他地方逛逛.说实在话,他们这些人一说这话我就明白,他们就是群干地下活的.我当时是不打算接这个活的,谁知他们给的价格实在是太诱惑了,而且是先预付了一半,于是我就带他们去茂陵南后山.南后山那条路我是认识的,但是要经过南后山是要穿过一个岩洞,那里面我是没进去过.村里以前老一辈的人说过,那岩洞里面全是当初为汉武帝建造茂陵而累死的劳工的尸体,那些个枉死的人怨气不散,已经把岩洞整个侵蚀了,谁进去谁就得死.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那些人,谁知他们一点都不在乎,还特地说明了他们就是要经过这个岩洞.我一听,这还得了,实在不行这活我就不接了,谁知道他们竟然拿出刀子来威胁我,说不去就是死,去了就是拿着钱过日子.这一软一硬之下,我没办法就跟他们一起去了,他们带的东西比你们精良多了."

  "你还记得他们的打扮跟人数吗?"凯撒问道.

  三炮估计是一开始没注意到有个外国人,有点惊讶,不过还是给凯撒说道:"大约是十来个,每个人基本都是登山服,大包小包的带着,那个带头的人被他们叫宝叔."

  我对于这个宝叔没有一丝了解,但是竹下跟凯撒全部都是从蹲坐着突然站了起来,竹下又问了一遍到底是不是宝叔,三炮说就是他拿刀威胁自己的,肯定不会弄错.

  我轻声问胡亥,这个宝叔是谁.胡亥告诉我说:"北斗派分有大小家族,其小家族姑且不去算,但是大家族共有两个,一个周家一个赵家.周家的首领就是这个宝叔.他的年纪我没记错的话与你大伯差不多,而且与你大伯是属于对头关系.他本人在北斗派那里名声也是响当当的,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抓进局里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宝叔该不会就是小时候大伯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周宝来吧!小时候还奇怪这个周宝来是谁,大伯干嘛一个劲的骂他全家祖宗,索性两人是对头关系.

  三炮又继续说道:"那没办法了,人家都拿刀子出来了,不带路不行吧!那帮人真是不客气,我说我挑个吉利点的时间进洞,他们怎么也不肯,强拉着我去洞里,真他娘的是帮流氓!后来我带着他们绕过检查线,到了南后山那边,中间又是过树林过河流的,总算到了他们说的岩洞!"

  我有些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仔细地听三炮说后来的事情,不过三炮却不说了,傻愣愣地看着我.

  一旁的凯撒也是急了,上去给了三炮一个后脑瓜子,说道:"你他娘的接着说啊,停下来干嘛."

  吃痛的三炮捂着后脑,委屈地说道:"说啥呀,那帮人到了洞口之后就给了我钱,让我回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进去之后怎么样了,反正我到现在还没看见过他们.说不定呀,都给洞里的鬼东西吃了,连骨头都不剩了."

  一直没说话的胡亥站了起来,两只眼睛直盯盯地看着三炮,这一下吓的三炮全身发抖,生怕胡亥会突然动手.

  "你还记得当初去那岩洞的路线吧?"胡亥终于没有再盯着三炮,转而问了这么一句.

  三炮像个打印机一样,拼命的点头.

  "那带路的价钱怎么算?还是跟中午约定好的一样?"

  "看您这话说的,给各位爷爷带路是我的荣幸,谈钱就伤感情了!"

  妈的,凯撒这家伙够意思,我们已经把他给吓得不轻了,现在连带路费也不给了,真坏!不过,我喜欢!

  终于,经过了一段段复杂的路程之后,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一处碎石坡.

  我望了望四周的地形,这里两边呈高山状,仅仅只有中间的乱石路可以走,有点类似峡谷一样,但是高度没有它那么高.

  三炮停下了脚步,眼神有些凝重,对我们说道:"不应该啊!这地方上次来的时候路还是烂泥地,怎么这次变成乱石路了."

  "难道是这条路让人发现,给填成碎石路了?"凯撒说着看向了胡亥.

  胡亥看着地上的石头,对三炮问道:"那个岩洞附近的石头跟这个地上的石头一样吗?"

  三炮表示不是很清楚,但是颜色是一样的.竹下一个人已经走到那边的路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然后又对照了一下两边山口的石块.

  胡亥没有理会竹下的动作,继续问道:"到那岩洞的路程还有多远?"

  "就要到了,过了这碎石路,就可以直接看到那岩洞了的."

  竹下来到我们这里,拿着手里的石头说道:"这石头就是这两边山口的碎石,如果不是雨水长期的打击形成的,那么就一定是人为了的."

  胡亥点了点头,对三炮说道:"接下来的路,我们几个人会走的,你可以回去了."

  三炮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匆忙跟我们打完招呼就跑了.心里估计已经把我们往死里骂了,现在只能用跑来发泄了吧.

  竹下问道:"真让他跑了吗?"

  "这人不可信,从我们找到他开始就没有说过真话,当然除了认识岩洞的路之外."胡亥说道.

  我心头一惊,说道:"不会吧,这个三炮被抓了之后的供词也是假的?那他到底有没有带那个什么宝叔去岩洞啊?"

  胡亥目光瞥了一下碎石路,示意我边走边说.

  "首先第一个怀疑他的地方,他说带头那人叫做宝叔."

  "怎么?三炮说的宝叔有问题吗?"竹下问道.

  "非常有问题,宝叔那个老泥鳅我也是接触过几次的,按照他的一贯风格,像汉武帝这种大墓穴,绝对不会只叫了几十个人."

  我奇怪的问道:"这有什么,万一那个宝叔想低调一点呢?人多坏事的几率也大啊!"

  凯撒掐灭了一支烟后说道:"小三少有所不知啊,这个北斗派的一贯风格就是要把下斗的事情弄大一点,这样风声传出去后,自然会有人来买出墓的好家伙."

  "原来还有这么一说法,北斗派的人盗个墓都这么高调,不怕被抓吗."

  胡亥笑了笑说道:"你真以为在这个世纪盗墓者还像以前一样中日不见天日,躲藏在地下吗?现在这个时代凡是成功的盗墓者都是有钱有势的,区区的风声还能没有办法保密吗?"

  我听后咽了咽口水,妈的盗个墓都能有钱有势,这时代是疯了不成.

  一直走在最前面的竹下停下了脚步,右掌停在半空,示意我们也停下来.我一猜便是应该到了那个岩洞门口.

  在我们的面前的是一处岩石堆成的高山,就在它的底下,有一处人工挖凿的岩洞,用肉眼看根本就看不到里面有什么东西,洞里的一切仿佛是被黑暗给吞没了.

  凯撒走到我的旁边正经地说道:"小三爷,进洞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未知的,你一定要好好的很紧我们,千万别一个人落单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不太确定凯撒到底为什么会说这句话,但至少是已经通告我了要跟紧他们.

  接下来我们几个人仔细的检查了背包里的东西,然后分配好物资,最后每人手里一个强光手电踏进了这个所谓的为造茂陵而丧命的乱尸洞.

  进洞的那一刻,立刻就能感觉出里面与外面的温度差距,洞内的温度可以比外面低了差不多有10度!我经不住发了一个哆嗦,手里的手电也是晃悠了一下.

  岩洞越走越黑,而且洞里的气味也是刺激的可怕,令人都不敢大口呼吸.凯撒关心的递给我一个口罩,我看他们三个人都没有用,心里也是不服,没有拿过那个口罩.看着我紧皱的眉头,脾气也是挺倔的样子.凯撒笑了笑,说了一句小三爷还真跟三爷年轻的时候一个样.

  从进这个洞开始我就发现这里几乎看不到有什么生物,就连基本的蝙蝠也没有出现,按理来说这种阴冷潮湿的洞穴最适合蝙蝠居住的.

  我把心里想的告诉了凯撒,当凯撒听后也是皱起了眉头,对胡亥说道:"亥哥,这里十有八九是有那东西了,不然蝙蝠不会不在这里安居的."

  "那东西?什么东西,你们在说什么?"我急忙问道,我可不想被他们三个人瞒着什么!

  竹下拉住我的肩膀,一脸正经的说道:"每当有大量或者集体的尸体堆在一个地方的时候,他们身上那大量的尸气便会引来一种凶狠的虫子,尸鳖.它们以尸肉与尸气为食,一般来说不会主动攻击活物."

  尸鳖!这不是小说里经常出现的东西吗!到底有多恐怖我也不知道,但听竹下说不会攻击活物,我也就放心了.

  "但活了很久的尸鳖就说不好了,饿了几千年看到活物不可能不动心的."竹下似乎说的很轻松.

  胡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这岩洞还只是人为挖凿出来的,真正的堆尸地还没到,所以这一路是不会有尸鳖的,你就大胆的走吧.真到了堆尸地小心一点就好了。"

  我咽了咽口水,点了下头,继续跟着他们前进.

  断后的凯撒看见我这么紧张,于是就说道:"小三爷,你和三爷离家这么久了,现在过得如何?"

  凯撒这时候怎么突然问我这个,不过我还是回答他道:"我爸那家伙离开家的时候爷爷给了他一笔钱,他就跟老妈一起开了家公司,现在做的也挺大的.我大学毕业以后他让我去他那里工作,将来好让我接下产业.不过我对他那个公司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一直梦想当一名鉴宝师,也因为这个事情,跟他闹翻了."

  "那小三爷你现在一个人吗?要不这次下完斗,你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不了,我在上海跟一个好哥们一起开了一家鉴赏店,虽然过得是辛苦了点,但是这也是我成长的过程.凯撒,谢谢你了."

  "哈哈哈,小三爷呀小三爷,你果然还是三爷亲生的,太像了,太像了.当初老爷子还一直期望你生下来别跟三爷一个性格,跟你妈一样最好了,可惜呦,还是秉承了你们董家的性格."凯撒乐的大笑道.

  我无奈的撇了撇了嘴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哎,凯撒.你说我爸也下过斗吗?"

  凯撒突然停止了笑声,虽然是在黑暗中,但他的眼神却变得很认真,或者敬重更多一点吧.他说道:"当初的三爷,二爷还有福爷(我大伯)三人将董家推向了南派的顶峰,当初老爷子没法统领南斗派,全凭三个儿子成功统领南斗派.他们三人靠的不仅仅是手段谋略,更是在下斗这一方面更加出色.你老爸三爷他曾经可是率领......"

  凯撒话未说完,竹下便插嘴道:"凯撒,够了.三爷没有把家族跟他自己的事详细地告诉董黎辉自有他的道理,你现在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吧?"

  竹下这家伙,还跟我玩神秘,等我出去以后,自己问我爸去.凯撒尴尬的摸了摸头,悄悄的靠在我耳朵旁边,说道:"你别看竹下这家伙平时拽拽的,在南斗派更是没人敢惹他,不过呀,他在四个人面前从不敢吭声,被骂也不敢回一句.一个是将他抚养长大,竹下更是视他为亲父亲的福叔,一个是他小时候经常欺负他的二爷,然后是三爷,第四个..."

  凯撒说到这停顿了下来,目光看向了胡亥.我猛的一惊,这个身手不凡的竹下会怕胡亥!这什么个情况!

  "竹下这家伙在南斗派是出了名的人,绰号甚至被叫做‘疯狗’,因为凡是得罪他或者是有人敢对福叔不敬,那么他便会成为疯狗去撕咬那人,所以南斗派的人一般对他都是敬而远之,也更加让福叔威望增加."

  "那到底为什么会怕胡亥?是发生了事吗?"我又轻声继续追问.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人传言说,福叔带胡亥出现在家族时表现的很恭敬,这让竹下很不服,二人在一处空地里打了很久,最后是竹下被打趴下,所以就很怕胡亥了!"

  "不会吧!竹下这人看着像被打趴下就会怕那人的那种人吗?"我表示很是不理解.

  这时,竹下一把拉开凯撒,眼睛白了他一下,转头看向了我.说道:"别听这家伙乱说.我没被他打趴下."

  嗯!原来他都听到了啊.不过竹下并没有表现出恼怒的神情,我便知道这个有戏.悄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竹下深深地看了一眼胡亥的背影,说道:"那天福叔突然带着胡亥出现在家族里,我当时去迎接他们的时候,却看见福叔竟然替胡亥拿行李,我有些气愤,想对胡亥动手.不过,胡亥当时仅仅一个眼神,让我不敢上前一步了."

  "啥?!一个眼神让你这个疯狗不敢动了?这么神奇?"凯撒惊呼道.

  "到底什么情况,一个眼神?"我有些不敢相信,这又不是拍电影,怎么会这么假!

  "是的,就是一个眼神.那个眼神仿佛是一个经历过岁月的残杀而形成的一种无形的杀气,他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我,我在那个瞬间有种敢上去一步就会成为死人的感觉,这个胡亥简直就是怪物一般.我也是人,我当然会怕怪物,尤其是这种看不透的怪物."

  "伙计们,我们到了,前面就是堆尸地了."胡亥的声音突然响起,我们都转头看向他.

  只见他面朝我们,脸上露出当时在我店里的那个招牌笑脸,但是他的背后却是一道幽暗的淡蓝色的光线,这个诡异的画面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这时我才注意到,刚才一直聊着天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气温比刚进洞时更低,且刺激的味道更加浓郁.

  胡亥说道:"这里仅仅是堆尸地的洞口,阴气与尸气就这么强烈,里面的尸体没有两三百也是有几百的.看样子尸鳖是注定要经历了的,你们各自做下准备吧."

  胡亥后面那句做好准备我倒是没注意,但是前面那句仅仅是堆尸地的洞口让我不明白,我们不是刚从岩洞的洞口进来吗?怎么又变成刚到洞口.

  凯撒帮我检查了一下身上的防护设备后,我们四人终于要进入这个所谓的堆尸地.

  不过我先前的问题还是想不通,终于还是开口问胡亥,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把这个堆尸地想的复杂了,其实很简单,我先前就已经说过了的,这个岩洞是人工挖凿出来的,并不是天然存在.由于外界的各种因素,原本的堆尸地洞口被外层的岩石掩埋,后来经过人为被开凿出我们先前走的岩洞,而现在才真正到了堆尸地的洞口.明白了吗?"

  "明白了,但这个岩洞会是谁挖凿的呢?"

  "这就难说了.也许是盗墓的以为这里是一处墓穴,挖凿出岩洞.也许是这里的村名为了开山而挖凿的."

  我点了点头,之后队伍又陷入了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我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这感觉真的太差劲了.周围全是因为尸体而形成磷火光芒,虽然从进来到现在还未看到尸体骷髅,但是我已经有些压抑的难受了,终于忍不住想要说话.

  在我身后的凯撒看见我的样子有些担忧,到看见我想说话的那一刻,眼神有些慌乱,一把捂住我的嘴巴,又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

  我皱着眉头掏出手机,在手机里打字道:这里的气氛太难受了,在不让我说话我怕我要受不了了.

  凯撒取过手机打道:这是因为这里死去的人散发怨气的原因,你要好好守住心神.比如咬自己手或者使劲拧自己肉,就跟不让自己睡着差不多,要知道现在只要发出一点声响就会让尸鳖注意到我们,难道你想被尸鳖咬成骷髅吗?

  我接过手机后,咬咬牙,往自己大腿上狠狠地一拧,瞬间感觉到一股疼痛直冲大脑,然后整个人就好像被人往上拎了一下,接下来就有一股轻松的感觉.

  我后知后觉,妈的这群人死了就死了,还要上我身让我们这群人也在这里陪他们,活该累死在这里.

  令我惊讶的是凯撒这个黑老外也知道这么多,看来大伯没少带他下墓啊!

  我们一行人慢慢的走在堆尸地中,期间我有好几次被怨气弄得魂不守舍,都被我狠狠地拧自己肉痛醒为止.接下来直到我看见令我这辈子难忘的场景后,才没有在被怨气搞晕.

  在我面前的是无数个骷髅堆成的小山,有些骷髅身上还有破烂不堪的衣服,有些骷髅甚至没有下半身,有的是没有头或者就是缺胳膊缺腿.由于时间过得太久,这些骷髅都没有腐烂的味道,仅仅是浓郁的尸气,虽然也不是很好闻....

  还好大学的时候看见过骷髅骨架,在看这些成小山的骷髅,也不至于让我恶心的吐出来.不过大学的骷髅骨架跟他们一比较,长得真他妈帅!

  但我看了老半天的骷髅,也没看见他们所说的尸鳖,什么是任何活物.

  胡亥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到处在看附近到底有没有尸鳖,说实话我也挺想看这个尸鳖到底长怎么样.

  我低头四处看地上,一个熟悉的东西出现在我眼前,我嘿了下,便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小东西.

  这是一个熏炉,外观与胡亥当初让我鉴定的熏炉一模一样,但从我摸到它的那一刻能够明显的感觉出这个是残次品,或者说是试验品,造出来只是用来对照真品外观的工具.

  我四处打量了这个熏炉,确定这个熏炉是由银打造的,比不上胡亥那个纯铜打造的熏炉.因为中国自古以来都是以铜器为国器,以银器为装饰品.

  "奇怪了,尸鳖的痕迹一点都没有,就连尸体身上穿的衣服也是时间腐烂的,怎么会这样啊."凯撒捡起骷髅身边的碎衣渣,对我们发问道.

  这时竹下放下了身上背的木箱,我放下熏炉有些好奇的看向他,这木箱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竹下横放木箱,打开扣锁,缓缓打开盖子,里面大小不一的放着三把武士刀!

  凯撒惊呼了一下,"这么早就拿出来了,竹下这都还没下墓穴呢!"

  竹下没有回应他,从木箱中取出一把最长的太刀,手握刀柄,缓缓拔出刀身,虽然是在黑漆漆的洞穴中,但还是无法阻挡这把锋利的太刀刀锋的光芒.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1.客人 2.出发 3.套路 4.岩洞 6.结伴 7.入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