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目录 > 《我来自天朝》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前我今我

第三章 前我今我

但丁的手 2021-06-11 15:06:38
,自此负号太平无事天国。音罢,鸣礼炮五十二响,以庆洪洪秀全五十二岁。  此外他发布最新令旨,响应号召百姓以兄弟平辈,设立一男女别行,立洪天富贵为幼主,军队为太平无事军,希望你好统帅,下封五军主将,  杨秀清为中军主将,萧朝贵为前军主将,冯云山为后军主将,韦昌辉为一时间,金田上空旗帜猎猎,诸人喜气洋洋,心情激动。拜上帝教教徒两万余人齐聚金田大校场。。...

我来自天朝

推荐指数:10分

《我来自天朝》在线阅读

  道光三十年,十月初十日(即1851年的1月11日),洪秀全三十八岁生日,拜上帝教举行恭贺洪秀全的万寿大典。

  一时间,金田上空旗帜猎猎,诸人喜气洋洋,心情激动。拜上帝教教徒两万余人齐聚金田大校场。

  在各地的首领带领下众人齐唱赞美诗歌,祷告上帝,恭贺这位上天的第二子的教主万寿。在神圣的宗教仪式下,倾听着四面山呼海跃的万岁声中,意气风发的洪秀全登上搭在校场的高台,大声向教徒宣布:

  遵上帝之旨意,从此正号太平天国。音罢,鸣礼炮三十八响,以庆洪秀全三十八岁。

  同时他发布令旨,号召百姓以兄弟相称,设立男女别行,立洪天富贵为幼主,军队为太平军,自为统帅,下封五军主将,

  杨秀清为中军主将,萧朝贵为前军主将,冯云山为后军主将,韦昌辉为右军主将,石达开为左军主将。

  自号太平真主,称太平王。同时解散发辫,把头发披露下来,让人改服留发,因此此后老被清军与百姓道夫子们蔑叫做长毛。

  如果说1850年6月的金田团营是起义的爆发,那现在就是起义的大幕被正式拉开。像金田团营,如果说这刚开始只是一个类似宗教徒式的同政府的抗议武力斗争,和起义军与清军相互撕杀时自保的手段的话,那现在在经历过几次与清军有限的交手,发现如今的清军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一打就溃后,人彪胆大,洪杨开始正式建立国家机制体制。进而攻取天下,再也不甘心做个一亩三分地的土霸王。

  同时,这一年早在正月,道光老爷子便带鸦片战争的耻辱以及天下风潮涌动的忧患中去世了。在这之前的十二月,孝和皇太后便先于皇宫中去世,这对一月之后去世的—虽非亲母、但重视母子亲情的道光来说是个重大打击,对他的去世,起到了很大的诱发与推动作用。

  一年新始,国家连有两个大丧,国人皆以不祥,民间皆有传言,国有大难,将逢刀兵。

  道光去世的次日,他的四子,刚接过清朝政权的、年仅二十岁的奕宁,就接到了广西巡府郑祖琛关于湖南三合会党李沅发的起义军已经窜入广西境内奏报。

  此时全国会党起义一片接着一片!

  在全国起义浪潮一片中,奕宁于五月继位,并于第二年改元,称号咸丰,咸丰一上台;于道光三十年七月,这个上台没两个月的咸丰皇帝、二十来岁的年青人一下就显示出了他的厉害。

  先于六月派出当时著名能臣林则徐为饮差大臣下广西、广东两省,主持西南两广地区剿匪事宜。

  谁知林则徐强撑着抱病而行,因过于忧虑战事,在于半路中病逝,老天保全了他的民族英雄的气节与清白。将刽子手的骂名留给了日后的曾国藩。

  咸丰于七月接着派新任钦差大臣、原两江总督李星沅于广西前线,李星沅是当时著名的能臣,但做事有些缩手缩脚,不免手软。

  跟着又派前漕运总督周天爵为广西巡府,周天爵为帝师杜受田的门生,为人酷烈暴燥,是个有名的酷吏。

  这个老头一向心急气燥,手段狠厉,在多次镇压流民起义期间手段尤是酷烈,咸丰或许认为他正好可以与李星沅互补一下,各取所长。

  这样咸丰觉得还不保险,于是接着又调名将湖南提督向荣入广西,调任广西提督,向荣此人老于行伍,为人颇有善战之名,其人多次镇压流民起义,为人富有谋略,为一时名将,又接着从各省抽调精兵强将,先调集了各省军队精兵一万二千余人陆续进入广西。决心一鼓荡平广西会匪,广西本地军队十之六七也尽数调向金田。

  在广西各地匪患大半已消灭和扼制在一定程度的情况下,清军转而对紫荆山区的拜上帝教动起手来。

  咸丰元年正月十五,(1851年2月15日),刚转过年,新年的气息还未消逝,向荣就立马发动了强大攻势,一路由候补知府刘继祖率领水军五百,壮勇1200多,从石砠出发,沿浔江顺江而下,意图向大湟江囗进逼,攻克此处,进而直逼牛排岭太平军防线的背部。

  另一路由向荣亲自率领,分左、中、右三翼相互侧应,齐头并进,直冲紧邻甲州桥后,太平军的重要防线牛排岭正面而来。力图水路并进,东西两路合击,一举突破太平军的外围防线,从而进逼金田,彻底荡平消灭太平军。

  而此时,太平军的实际的军事领导者也有谋划,杨秀清此人善军事,天生对军事方面就有很强的观察力和预判力的天赋的他,先前已多派妇女儿童做买卖的小贩,四下打探情报,于是很快通过判断得到了这个情况,太平军首领们通过商议决定,要么充分利用这次机会,给清军一个沉重的打击。浔江水路由萧朝贵负责指挥,而甲州桥陆路清军大队方向由杨秀清负责指挥,分头阻击清军。

  东线萧朝贵率军先于刘继祖大战于大湟江口上游,佯装大败后撤,同时一面暗自派兵绕道陆上抄其后路,官兵得胜后乘船直逼大湟江囗,结果遭到了萧朝贵的全力反击,同时其因后路被抄,被前后夹击的水军腹背受敌,官兵大溃,败逃而归。

  与此同时,西线向荣先督调各路军马齐聚本军军营西面不远的佛子岭,合众军后,估计着水军进发时间,开始向甲洲桥后的牛排岭进发。

  太平军与此同时,也开始在牛排岭山势的南北两面设防,中央纵深处则伏精兵接应,并在所有村落竹林埋设地雷,人数总计两万余,但能战青壮只有六千左右,牛排岭十余村落全体动员,妇女儿童亦持戈守卫。

  此战向荣亲率湖南楚兵居中,李能臣滇兵及两广兵勇为左翼,周凤岐黔兵为右翼,直扑陆路交通要道—甲洲桥。

  太平军将领林凤祥亲自把守清水江与木桥江两条小江汇流后流下、用来勾接江面的这座甲洲桥,在遇向荣大军后,林凤祥先交战一阵,并佯装大败,急退入紧桥后的牛排岭,诱敌过桥。

  向荣见状急逼上去,不待自己全军渡过,其前锋已满山遍野的冲上了牛排岭山地,结果被触发地雷,立时伏兵四起,鼓锣声大哗,太平军南部伏兵在石达开的率领下直接绕开清军左翼,从桥南面下游快速横渡过江,直抄向甲洲桥背后,埋伏北部的太平军则直扑清军的右侧翼,中央伏兵直扑向荣本军。

  渡桥清军刚及交战,见背后的后路被抄,军心已有所乱,又被伏兵一冲,其先锋亦先从山坡上急溃败下来,军心立时大溃,士卒大乱,向荣已知事不成,见甲洲桥已被截住,隧引兵向北逃窜,太平军因其兵力不足,实围不住,被其在北路用大炮硬是轰开了一条路逃走。

  此役击毙官塘守备王崇山,及千总、把总等将弁十二人。歼灭清军三百余,自身损伤数十人,而损伤多在北路,其中有个受炮余震震伤倒地的童子军,而他就是后来的复苏的夏诚。

  夏诚木木呆呆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过自己来到了太平天国起义时期,大平天国最终完蛋了,活到后期的将领也多数被清朝割成了一块块的碎肉,这些不说,单说眼前情景,令他不禁发出疑问,他能活着打到天京吗?

  要知道,这一路上边打边走了三年多,才到的南京,而一路上太平军几次被打得将近乎散伙的地步,清军的向荣,后来的湘军祖师爷江忠源,以及日后的大对头曾剃头,一个比一个要命,他能抗得住吗他!

  他唯一的优势是熟知日后历史的进程,太平军的大概行动他也大多了解一些,这主要是研究鸦片战争的时候顺带着看的,但他也没法用,他难道跑到洪秀全身边告诉他,自己是后世来的,要他日后不要走蓑衣渡?要是这样说,洪秀全不把自己当妖人砍了才怪呢!

  再说打到了南京后,起义封的东南西北翼五王一路上都死了两个,连两个王都战死了,你个小兵算什么呢。

  一个人丢到天下大势里边,就像是在一锅水里滴了一滴油,那这锅水就会被这滴油蒸发吗?太可笑了,夏诚觉得那些开科技树穿越的,也属放屁,他觉得现在将爱因斯坦放到中国,让当下的中国拥有制造核弹的理论,当下中国就一定能造出原子弹吗?或让现在的德国的前身,普鲁士来造,估计一样连原子弹的毛都造不出。

  科技的发展力与材料的精度成正比,这是亘古一来发展的常识,人力不可能逆过这条定律。

  夏诚正胡思乱想间,就听人叫到:“夏仔,想什么呢!”刘老二跨刀走上前,拍了拍坐在田梗上、嘴里咬根草杆歪着脑袋正胡思乱想的夏诚的头,也坐在田梗边上,刘老二正是原先那个精瘐汉子,他原先是一个不起眼的广西天地会的小头目,后来被当地清军将所在的香堂给剿了,于是领十来个人,逃进了紫荆山。

  当时可以说是整个广西天地会纷纷大起义,起义多达二十余股,清军主力全用于对付各地起义的天地会、三合会上了,拜上帝教反而抽身其外,一面在紫荆山发布团营,一面吸收溃败的天地会,冷眼看清军与天地会的作战,号曰:“妖杀妖”。

  而清军刚开始也没把拜上帝教放在心上,只觉得跟一般的小会匪没什么两样。咸丰也根本不知道广西还有个拜上帝会的存在,给林则徐钦差的任务是“荡平群丑,”要其作战的主力仍然是广西的各个天地会,三合会等等,根本没拜上帝会什么事!

  直到清军为了抓捕各地被击溃的会匪时,引兵进驻紫金山的思旺墟,正巧将躲避在山人村的洪秀全和金田会众隔开了,这一下可要了老命,杨秀清力发令旨,一口气让清军知道了厉害,思旺墟的清军被杨秀清一脚干的再也爬不起来,随后接着几战,清军皆大败而归,死伤将弁多人。

  清军这才知道这山里的这群人的厉害,开始重视起来,而刘老二一看清军把山外堵围了,干脆领人投了拜上帝教,被分了个小头目,而拜上帝教也又给拨了五六个投奔拜上帝教吃饭的流民,给他打下手,其中就有未满十五岁的夏诚,

  据刘老二讲,夏诚原先好像是打北边来的一股流民里来的,道光二十八年,长江沿线以下,江南七省皆大发水涝,导致流民四处皆有,各地流窜。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哪儿来的,随人来到紫金山后听人说加入拜上帝教后有饭吃,前夏诚就屁颠屁颠跑来入教吃饭来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序 第二章 借尸还魂 第三章 前我今我 第四章 敌我态势 第五章 各方反应 第六章 人心交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