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030大打出手

疏烟淡月等佳人

幻影蓝梦 著

连载中免费

天下第一悲剧的乐小米,连压待虐附加取笑了总裁大人后,自此在将要宣布破产与债务累累的艰苦抉择中,就了她漫长的旅程的女仆人之路!厉封寒挖了一个好大的坑,牵着一根线就等着乐小捂着头,她忍不住哀叹,当年尴尬的艳遇成了她的心病,两年来总会梦到。别让她再见到那家伙,不然她一定报仇雪恨,毁尸灭迹。。……

免费阅读

“她是我今天的女伴,我自然有理由保证她的安全不出任何事情!”厉封寒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冷冷的勾了勾唇角,“她若不愿意,谁也不能逼她。”

炎煜煌嗤笑一声,那神情充满讽刺与嘲笑。

“可是我偏偏喜欢强迫别人做他们不喜欢做的事情,他们越反抗,我越觉得有意思。”微微勾了勾唇角,炎煜煌越发觉得这个游戏有意思,“厉封寒,你大可以时时刻刻将她带在身边。”

他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但凡有机会,他就还会出手,而且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也就是说乐小米不在他视线范围之内的时候,她就还是危险的。

胸腔积着满满的怒意,厉封寒再也控制不住的动手。炎煜煌自然不会总处于被动局面挨打,几番还击之下,两个人已经打作一团。

乐小米在一边看得心惊胆战,都觉得这两个男人出手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不一会儿就都挂了彩,却一点儿也不显得狼狈。

“你们别打了!”乐小米在一边喊着。

事情算起来都是因她而起,万一这两个此刻看起来完全不要命的男人真的打出了什么事情,那可怎么办才好?更何况这两个人代表的可不是他们自己,而是凯达国际和皇腾集团。

本来就不合的两大企业,不至于为了她而将矛盾更加升级,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

正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对谁这么大打出手过了,哪里还会听到她在说些什么?

乐小米已经完全不知所措,只得在这边干着急。

她已经看到厉封寒脸上已经挂了彩,唇角也有着淡淡的血渍。

“别打了别打了!你们两个都赶紧住手!”见两人根本不理她,乐小米索性从地上爬了起来,向两个人冲了过去。

气势冲冲的过去,却被两个正打架打的脸红脖子粗的男人一个挥手给挥开了,险些被甩出去摔个狗吃屎!

幸好季子翰刚好赶来,及时接住了即将摔倒的乐小米。

突然见到面前的场景,季子翰仿佛被雷劈了一样,脸上的表情极其丰富多彩。

剧情的发展似乎有点奇特,他从没想到有一天,厉封寒能跟炎煜煌一起来一场这么不计身份的不要命式的战斗,招式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得哪儿打哪儿。

头疼的抚了抚额头,这乐小米究竟有什么吸引力,能让这两个人都瞬间变成了神经病级别的人物了?

“季子翰你来的正好,你快点把他们两个拉开,这么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的啊!”乐小米一见季子翰,连忙拽住她的胳膊,赶忙说道。

季子翰抱臂,没上前将他们两个拉开,倒是把乐小米拽到了一边,然后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欣赏着那边正在斗殴的两个人。

“我们两个往边儿上站站,别被他俩的战火殃及了!”季子翰嘿嘿一笑,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到了乐小米身上,“他俩打的这么尽兴,我们就在一边默默看着好了!”

“啊?”乐小米有些傻,看着……打么?

真的确定不会出什么事情么?为什么她这么不确定他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放心,相信我,不会出人命的。”季子翰很轻松的丢给了乐小米一句话。

那两个人都是能把握尺度的人,出手的力度都留有余地,虽然看似拼了命似的打的毫无章法,但绝对不会搞出人命来。

乐小米再度将视线落到那两个人身上,不管谁身上挨上对方的一拳,她的身子就抖一抖,仿佛她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疼一样。

季子翰,真的是厉封寒的好哥们儿么?她此刻深深的怀疑。

直到两个人打的都累了,才终于住了手,各自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乐小米看着两个人的模样,暗暗思考着很有名的一句话:不打不相识。

他们这么一打,会不会将以往的恩怨都打没掉,之后可以像朋友一样好好相处,凯达跟皇腾之后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呢?

想太多!

怎么可能!

只是短暂的喘息之后,炎煜煌就已经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拍拍洁白西服上沾上的灰尘,很是嫌弃的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将外套脱下来,随意的扔到了一边。

尽管他此刻因打架过后稍显狼狈,却依旧耀眼的很,乐小米觉着这么恶劣的男人为什么要拥有这么一副好皮囊,不觉微微嫉妒。

他抬步向乐小米走了过来,乐小米见状心中一紧,不自觉就往后退了几步,往季子翰身后躲了躲。

脚步顿住,炎煜煌懒懒的掀了掀眼皮,目光落到乐小米身上,抿成一条直线的唇突然弯起一抹弧度,却并没有让人感到丝毫笑意,更觉危险。

就在乐小米以为他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却直接转身,大踏步离开了这里。

可偏偏这样什么话都不说的样子,更让乐小米觉得浑身不舒服,总觉得他不会这么轻易的罢手。

探出头,乐小米看到某个男人还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没有动弹。

不会吧?总裁这么弱?

这是……被打的起不来了?

“总裁?”乐小米喊了一声,那边人没有做声,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总裁?”

接连喊了好几声,他还是一声都不应。

乐小米有些慌了,连忙绕过面前的季子翰跑到了他面前,伸出手先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定有呼吸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季子翰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一幕,抱臂站在一边不欲多言。

“总裁你醒醒?”乐小米鼻腔里有一抹哭腔一样,不住的摇晃着他,“厉封寒厉封寒!”

她一喊他的名字,厉封寒的手不自觉的动了动,却又很快恢复了正常,季子翰眼尖的看到了那一动,扬了扬眉表示嗤之以鼻。

某个男人又在装,这出戏码他是看不出来,但似乎某个人对这样的场面乐在其中。他也不戳破,任由乐小米在那边干着急。

“季子翰他好像受伤了!我们赶紧送他去医院!”乐小米六神无主,她又弄不动跟一座山似的厉封寒,只能向季子翰求助。

关心则乱,此时也没想太多假如厉封寒真的怎么样了,季子翰能那么淡定的在一旁站着动也不动么?

于是乐小米一喊他,他在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伸手拍了拍厉封寒的脸,力道不小,下手很重。

“哥?真受伤了?”

这不废话!

季子翰一看,“十分着急”的将厉封寒的身子一拽,“急急忙忙”的将他用力甩到了背上,背着人往外跑去。

厉封寒刚被人揍了虽然没什么大碍却总归是受了伤,被他这毫不留情的一拽一摔,疼的没事儿也快有事了。

闭着眼的厉封寒咬牙切齿的心想:你小子给我等着,改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明明参加婚礼是一件喜事,却硬生生以厉封寒的悲剧华丽丽的收了场。

虽然厉封寒与炎煜煌二人闹了不愉快,但当事人倒是没有过多的怪罪,在厉封寒住院后还亲自来看望了。毕竟人是在他的婚宴上出的事情,他觉得他或多或少都有些责任。

而究其厉封寒到底有没有那么严重都到了需要被人背着走近医院的程度,只有他自己知道。总之他此刻就是在医院里,享受着近乎于二大爷般的美好待遇。

而伺候某个二大爷的小保姆,此刻任劳任怨,二大爷说什么,她做什么。

没办法,单纯的小保姆被腹黑的二大爷一算计一个准,恐怕直到现在都觉得事情是因她而起,二大爷是为了救她而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的。

“乐小米,我想吃苹果。”

“啊?”

刚下楼打水上来的乐小米气喘吁吁的呆了呆,张了张口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好!他受伤了!现在行动不方便,她给他削!

“乐小米,我突然想吃皮蛋瘦肉粥,就城西那家最有名的,别的地方的我都吃不下去的。”

“什么?”

乐小米刚要反抗,某个男人举了举包成包子一般的手,乐小米蔫儿了,捏了捏拳头把到嘴边的反抗给吞了回去。

好!他受伤了!现在一定非常不舒服,他想吃什么,她去给他买!

“乐小米我好热。”

“我去给你开空调!”

“不行,我现在吹不了空调,会头疼,你来给我扇风。”

“我给你?扇风?”

某个男人摸了摸头上缠着的纱布,乐小米刚迈开脚步要跟某人理论,却硬生生顿住,狠狠的咬了咬牙。

好!他受伤了!头上吹不得冷风,他热,她给他扇!

怎么不扇死你!

乐小米将风扇的呼呼的,到底顾及着厉封寒是个受伤的病人,只是发泄了两下,就开始正常的给他扇风。

俗话说,男人不可怕,变态的男人忒可怕。

原来季子翰没有感觉,现在他可是深深的感受到了独属于厉封寒的变态。

却也觉得这种行为虽然变态,但总算让他有了些人情味儿,除了让乐小米辛苦了一下,倒也无伤大雅,就也由着他来,没有捅破。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