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排行榜_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不适合她

此情细细长流

墨墨唧唧 著

连载中免费

几年前,未婚而孕,只为挑起来家族重担。几年后,她声名狼藉,却出乎意料与他相知相识。他的会出现,似凑巧,似出乎意料。当她一无所有,狼狈不堪时,他再度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他说,“你是我低调奢华的主卧室,没有一丝光亮。。……

免费阅读

云漪安静的坐在车上,困意袭来。干脆合眼,闭目养神。

一旁开车的北离墨,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从储物盒里面拽出一包东西,直接往云漪的方向一丢。

啪——

突然,异物砸在她的腿上。

云漪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睁开了眼睛,腿上赫然是一袋药。

与此同时,北离墨冰冷的声音响起,“你的药。外敷和内用的都有。”

云漪轻声说了句谢谢,打开口袋查看着,

上面都是一些她不怎么看得懂的药名,但是功效无二,基本上都是活血祛瘀。

北离墨把着方向盘,目光却不自觉的落在云漪身上,“你很累?”

猛然的提问让云漪有些反应不及,下意识的点头,然后又立马摇头,“没有。”

“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你刚刚是睡着了。”

语气无比的笃定,让云漪无法否认。

于是只好点头,“是有点疲惫,所以就合上眼睛养养神。”

她没有说谎,她从小睡觉就认床,如果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根本就睡不着。

北离墨倒是也没有过多的追究,“困了就睡,到地方了,我叫你。”

“嗯。”

云漪把手中的一大包药收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然后闭上了眼睛。

浑浑沌沌之间,她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

恍惚之间,居然看到了北离墨的脸。

眼眸如墨,眼底似乎含着化不开的阴霾,阴冷的可怕。

北离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浑身散发着肃杀的寒气。

云漪吓得发抖,轻声的唤着他的名字,“北总……”

然而北离墨却并没有给她好脸色,双手粗暴的禁锢住她的手腕,倾身压了上来。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云漪的脑袋一片空白,她这才发现,北离墨刚刚竟然是撑在她的身体上方!

暧昧的灯光,昏暗的房间。

这个地方!这是北离墨的卧房!

这个男人要对她干什么?

男人指尖轻轻一挑,她的衣扣应声而开!

白皙的肩膀暴露在空气中,云漪感觉胸前一冷,衣服瞬间就被挎了下来。

“你干什么?”

北离墨默不作声,眼神已经变得赤红,像是一头发情的猛兽。

他闷声吻了上来,野兽一般粗暴的在她的唇上厮磨啃噬,手掌撩开她的衣服下摆,轻车熟路的探了进去。

带着薄茧的粗粝触感,让她浑身一个颤栗,神经紧张,身体迅速紧绷起来。

“不要!”

北离墨置若罔闻,像是一方巨石一样压在她的身体上,云漪动弹不得,但是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男人在她的身体上动作!

那种无声的恐惧席卷而来,云漪被包围其中。她颤抖着,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

耳膜一片轰鸣,恍惚之间,她似乎又看到了冷夜爵的脸。

冷夜爵撕去了温文儒雅的伪装,双眼冒着怒火,指着她的鼻尖,毫不留情的骂道,“云漪!你这个荡妇!你就那么喜欢他!那么迫不及待的让他上你?”

“我没有……”云漪使劲地摇着头,头上已经沁出了豆大的汗珠,“冷夜爵,你相信我,我没有……”

时至今日,云漪心底仍然对冷夜爵存有侥幸,毕竟冷夜爵陪她经历那么多,陪她走过如此艰难的岁月,就算他在背后算计她,背叛她,她没有办法说放手就放手。

正在开车的北离墨,目光不自觉的瞥向了旁边熟睡着的女人。

云漪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像是一排细密的灌木丛。她的眉心微皱,额头上面密布了一片细密的汗珠。似乎在做噩梦,身体紧绷。

北离墨想叫醒她,刚刚伸手。

云漪十分惊惧的大叫起来,“冷夜爵……冷夜爵……”

男人的手伸在半空中,突然僵住。怒火从他的心底燃起。

冷夜爵!又是冷夜爵!那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好的?冷夜爵都已经明目张胆的背叛他了,她居然还对他念念不忘!

吱——

所有的怒气化作临门一脚,北离墨愤恨的把刹车踩到了底。

云漪不受控制的前倾,又被安全带给挡了回来。巨大的冲击,迫使云漪猛然睁开了眼睛。

“下车。”北离墨怒气冲冲的打开车门下车,浑身萦绕着肃杀的寒气。

和她在梦中梦到的男人无异,云漪不由得一个激灵。

环顾了四周,林立的写字楼,三三两两的人群。

这根本就不是北离墨家的别墅!

云漪瞬间紧张起来,寒毛直竖,“北先生,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那个梦又重新在她的脑海中回荡,云漪抬头,豪庭酒店的招牌好死不死的映入她的眼睛里面。

难道……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还不快下来!”

北离墨站在车外面,一米八几的的高海拔挡住了不少的阳光,恰好他又站在逆光的位置,云漪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能从他的气场能够感觉到他的不悦的情绪。

半推半就的下了车,心里还是有些打鼓,“这是哪?”

“商场。”

云漪仍然岿然不动,一脸疑惑,“你带我来商场干什么?

“买衣服。”

云漪简直受宠若惊,“北先生,你为什么要给我买衣服?咱们不是要回家去看辰希吗?”

北离墨居高临下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觉得你这狼狈不堪的一身合适?我不想让你身上的细菌沾染辰希。”

字里行间满满都是嫌弃。

云漪一下子沉默了,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

素白色的半袖裙已经被她穿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浑身灰尘扑扑,甚至还沾染着血迹,确实不怎么适合和小孩子接触。

确实是她考虑欠妥了。

两人来到店里,目光同时落到了店中央一件白色的连衣纱裙上。

不算很夸张的设计,蕾丝花纹的半袖连衣裙,领口做了暗扣的设计,素净而不失大方。

云漪身材曼妙,天生的衣架子,换好衣服出来。

店里面的人包括北离墨都不由得一怔,

这件衣服简直就是为她量身设计,她的皮肤本来就白,这件素白的衣服更是衬得她气质出尘,肤若凝脂。

“好看吗?”云漪征求着北离墨的意见,她觉得一件衣服能蔽体就行,没那么多讲究。

海藻般的黑发随意垂下,黑发白裙,青涩无比,像极了五年前他刚刚见她的样子。

“怎么了不好看吗?不好看的话我就换下来。”云漪有些忐忑。

“只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比你刚刚狼狈的样子好就行。”

北离墨为自己刚刚的失神懊恼不已,恶劣的用冷酷来掩饰。

云漪砸了砸嘴,北离墨说的没错,只不过为什么她心里那么不舒服?

同时,北离墨已经付完了钱,带着云漪重新出去坐上车。

云漪想找包,把衣服钱还给北离墨。

一摸口袋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带钱包,悻悻道,“衣服钱算我给你借的,我回去还你。”

北离墨的脸顿时降满冰霜,“这么着急想跟我算清楚?你欠我的远不止这些。”

下一页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资讯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