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莫言的中短篇小说
莫言的中短篇小说

莫言的中短篇小说

5部相关小说
为理想今日埋头遨游书海甘寂寞,酬壮志明朝昂首驰骋碧宵展宏图!
  • 我的传销生涯 我的传销生涯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胜天半子

    所属类别:总裁逆袭

    完整版本小说《我的传销生涯》是胜天半子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陈凡黎姿,情节引人入胜,很推荐。主要讲述的是:表嫂把我骗入传销,却遇见了高级中学时代的班花,不联想到多年没,班花竟然.........也不知是汗,还是某种分泌物。。…

  • 席少撩妻,夜夜宠! 席少撩妻,夜夜宠!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酸奶十一

    所属类别:都市娱乐

    独家小说《席少撩妻,夜夜宠!》是酸牛奶十一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顾笙席南城,内容主要讲:人之前,她是高凉,杀死伐果断的禁欲男神!人之后,她实际是个腹黑的大灰狼!!“爽么?”“重点,再重点,用力,呃……”“……”不就是给受伤的腰按个摩嘛,她怎么就弄得让人想入非非?!“宝贝乖……我抱着你睡,什么...男人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压制着的是她的简历。。…

  • 红尘醉 红尘醉

    编辑:捱过春秋 作者:叶清歌

    所属类别:总裁逆袭

    主是司依晨段程昱的小说叫做《红尘醉》,这本小说的作家是叶清歌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我叫司依晨,在我出生之前有一个早死的哥哥,母亲忍住巨大的伤痛才生的我,从此我穿哥哥留下的衣服,承受着他的影子慢慢成长着,在我十八周岁的那天,哥哥对我说,您是我的新娘……...“放心吧!这一层楼早就没人了,今天也就我们班上体育课!不会有人来的,你叫得再大声都不会有人的。”说着,林宇猛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就要扑过来,我吓得脸色大变,窜了过去,拼命的朝着大门跑去,但没有跑几步,手就被拽住了,一阵力道将我猛地往后一扯,重重的砸到地上,脑袋疼得眼前一黑。“我让你跑!跑什么跑!还装什么贞洁烈妇!”林宇伸出手钻进了我的衣服里,欲要将我的衣服给脱去了,我心如死灰,下意识的喊着谁的名字,只听耳边传来“碰”的一声。一声闷响。随后便是一滴一滴温热的液体溅到了我的脸上。我看见林宇满脸是血的脸映在眼前,而半空中似有一点点白色的浆体飞了出来,迟钝了好一会我才反应过来,那是脑花。随后林宇整个人倒在我身上,气息全无,我吓得尖叫,拼命爬起,躲在了柜子底下瑟瑟发抖,而面前的这一幕足以令我浑身发冷。只见,林宇的后背连同脑袋被一根根棍子插着。那是平时射箭的箭矢,本应该挂在墙上的箭袋里,但是此刻却将林宇扎成了刺猬,鲜血伴随脑花流了一地,一片血肉模糊。至死,林宇的眼睛还瞪得大大的,像是看见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样。我害怕得喊不出话来,浑身冰冷,理智拼命催促着快跑,但是双腿像是被钉死了一样,怎么都动不了。突然,一阵阴风吹来,吹得我睁不开眼,大腿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触碰上了皮肤,缓缓上移。我吓得一个哆嗦,眼泪一下子落下,喊着:“不,不,不要……”那一只无形的手在四处游走着,令我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唔……”看不见,听不到,我的眼前是一片虚无,但我却知道,他来了,一定是他来了!只有他才会做这些下流的事情!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猛地被推着靠在了墙上,头高高的扬起,疼痛令我发出了呜咽声,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样。而那个看不见的鬼还在肆意妄为着。“不,不要,不要这样……”我拼命的哀求着,试图躲开这样的接触,但是那个‘人’明显不允许我的拒绝,落在脖颈的力道加重了些,整个人都**控得无法挣开。“呵。”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那只手碰上了我的眼睛,我再也忍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一滴眼泪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被溅开了。许是我的眼泪吓到了他,他鲁莽的动作停下了。我再也忍不住,一边哭着一边喊道:“不要,不要这样……你这样和他又有什么差别!”眼睛像是被什么覆盖住了,那些眼泪都被擦拭了,我哭得精疲力尽,一道沙哑暗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睡吧……现在我还不会对你做什么……”我被蛊惑了似得,慢慢闭上了眼睛。在快要失去意识之前,我分明看见了一个虚晃的影子在眼前若隐若现。再次醒来,实在医务室,我的脑袋疼得厉害,偏偏郝美梅尖锐的声音还在耳边抄着。“醒了醒了!老师,依晨醒了!”随后我被扶了起来,带视线清晰了些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小的医务室里集中了很多人,有老师,还有警察。警察?我愣了好久才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林宇惨死的脸还历历在目,但除此之外,还发生了什么?我想不起来了。“司依晨是吧,麻烦你想想,在换衣房里发生了什么事?”一个警察脸色严肃的问我,但是听见问题之后我的脸色一下子惨白了,全身克制不住的发抖,我抱着自己的膝盖,拒绝回答。一旁的老师忍不住站了起来,道:“还能发生什么!一个男生闯进了女生换衣室里,还衣衫不整!他能做什么!司依晨同学只是正当防卫!麻烦你们不要再逼问我的学生了!她的精神已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警察面面相觑,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但是涉及到命案,我们需要证词……”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委屈的哭着,嘴里念叨着:“别逼我,我不要,不要,不要啊!”老师看见我的状态吓了一跳,当下生气了,道:“你们都给我出去!现在是学校,不是警局!她还是未成年,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就算出了命案,司依晨同学只是正当防卫!”警察无奈,只好先回了局里,而我也被强制休假三天在家。回到家我拒绝了爸妈关切的问候,将自己独自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将自己紧紧的抱着。我忍不住开始哭起来,谁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绝望,在林宇碰到我的时候我甚至恨不得咬舌自尽。后来碰上那一个鬼的时候,我的羞耻多过于害怕,差一点点,我就毁了。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抬起头,看向了墙上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哥哥在无声的看着我,眼神温柔。我被蛊惑了似的下了床,赤脚走过去,忍不住伸手碰了碰照片中的人,还嫌不满足的更贴近了些,看着近在咫尺的薄唇,脑里有一个声音在说……这是你哥哥,这是你最亲密的人。我鬼使神差的埋头,吻上了照片中薄唇。冰凉的触感,还有些柔软,带着清冷的气息。等等,柔软?我被吓到了,猛地清醒过来,后跳了几步,瞪大眼睛看着照片,随后摸了摸自己的唇,仿佛还能感受到刚刚的柔软。这一刻,我无地自容,觉得自己恶心坏了,居然会去亲吻自己的哥哥,这样不正常!这是不正常的!方婆的家并不远,只是穿过的小巷子有点多,而这些黑漆漆的小巷子都快成了我的心里阴影了,在穿过的时候都是拔腿就跑的,力求迅速的飞奔而过,只是这一次,可能最近水逆,硬是又发生了状况。前面晃晃悠悠的窜出了酒醉的男人,满身胡子拉碴的,那浓厚的酒精味都快要将我熏吐了,我努力的将自己给缩小,贴着墙壁走,就想绕过去。但是巷子拢共就这么大,无论我怎么闪躲,还是被那个男人看见了,一把就将我的路给堵住了。“哎哟,小妞,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一开口那满嘴的酒气险些将我给熏吐了。见我不说话,男人更是得寸进尺的想要伸手摸我的脸,气得我伸脚踹了他几次。“居然还想踹我?胆儿肥了啊!看我不弄死你!”男人被我的举动给惹火了,直接上来就想要掐着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更是直接向着我的短裙下摆袭去。但是还没有碰到我,从天空中掉落下来一个花盆,直接在男人的头上开花了,顿时鲜血直流。“啊!”男人抱着头,在地上打滚,血液还是不停的从他的脑壳上流出来。我得了空隙,朝他呸了一下,恶狠狠的说道:“你这就叫报应!”就冲着他刚刚的行为,我连救护车都不想打,左右这个男人还能叫唤的那么大声,也死不了!想到这儿我更是毫无心理负担的走开了,只是,在我走远了的时候,我似乎听见了砰砰几声,像是重物砸地的声音,但是当时我急着离开,没有太在意。赶在天黑前,我找到了方婆的家,那是一座只有一层楼的水泥房,前头还有一个小院子,从里面散发出了一阵阵的臭气让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我在院子外头叫唤了几声,“方婆婆!方婆婆!”屋子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就连一点亮光都没有。我有些纳闷,扒着墙头往里面看,但是什么都看不清楚,而院子里的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我吓了一跳,差点转身就走了,但是妈临走前的嘱咐让我还是忍住了走的冲动,推开了院子的门走了进去,越往里走,臭味就越大了。院子里堆放着很多杂物,乱七八糟,什么东西都有,我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就没看了,走到里面透过脏兮兮的窗户往里面看,黑漆漆的,只能大概看个家具的轮廓罢了。“方婆婆?”声音在客厅里回荡,但就是没有回话。想到了那个老婆婆独身居住,会不会出了什么事都没有人知道?想到了这一点我就站不住了,直接就撞开了门,走进去了屋子里去,一进门那臭味扑鼻而来,毫无遮掩,我当下弯腰干呕了一下,直接就跑出去了。我扶着墙吐了半天,着实是不敢再进去了,那臭味实在是太浓厚了,根本就忍不得。在进退两难的时候,我看见了一道佝偻的身影从窗子里一闪而过。“是晨晨吗?”听见了熟悉的那道沙哑的声音,我脸色一喜,道:“方婆婆!原来你在家啊!刚刚我叫你都没有回应,吓死我了!”“噢……我刚刚在睡觉呢,没有听见啊。”我站起身,就要走过去的时候,方婆沙哑的声音又响起了,道:“别进来了,我在熬药,屋子里臭着呢。”闻言,我放下心来,敢情那臭味是在熬药呢。“方婆婆,我妈让我来拿点东西。”屋子里沉默了一会,久久才传来了回声,“东西就在这里,你拿回去吧。”说着,就从窗户里丢出了两个大大的包裹,用油纸抱着,麻绳系着,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麻溜的捡起来,包在怀里,并不重,很轻。“谢谢方婆婆,我先回去了!”:拿到了东西,放下了钱,我就准备走了,毕竟天色晚了,我并不想走夜路。“晨晨啊,如果方婆婆要你帮我一个忙,你愿意吗?”听着着满是沙哑的声音,我的耳朵不舒服极了,但是面对一个老人的祈求,我还是狠不下心来拒绝,便道:“什么忙?”“替我送一个东西去后山啊。”我一听后山就怂了,那是一个特别邪门的地方,平日里我妈都给我千叮万嘱不要靠近,那里头死的人多了。“晨晨啊,我这把老骨头已经快要走不动了,你就帮我一个忙吧,老婆子拜托你了,咳咳咳……”听着那快把肺都咳出来的声音,我脑子一热,就同意了,下一秒后悔得恨不得掐死自己,但是已经同意了的事情怎么也拒绝不了。没多久,方婆婆就把一个坛子放在了门边,道:“带着它,去后山,找一个大树放下就好了。很快的。”我看了看手边,已经快要七点了,太阳都下山了,犹豫了一下,道:“婆婆,我能不能明天给你送?现在太晚了……”“不行!”这么大声的两个字把我吓得一个激灵,差点连手中的东西都拿不住了。“晨晨,你答应了的,现在给我送到后山,现在就去!”“好好好!我现在就去!”抱着包裹和坛子我转身就走,生怕方婆婆又大声吼叫起来,刚刚那声音着实可怕。为了节省时间,我几乎是一路小跑朝着后山而去,趁着还有太阳的余辉,我连一刻都不敢停留,没多久,就来到了山脚下。几乎在踏入后山的第一步,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那都是被冷的,山里的温度常年都很低,树木浓密,还有雾气笼罩着,若不是自己脑子发热答应了,我是万万不会进入这里的。方婆婆说,将坛子放到大树底下就可以了,我一眼扫过去,就想找一个最粗壮的树放下就走,刚好有一颗足足有三人怀抱的大树伫立着。我小跑过去,弯腰将坛子给放下了,正要起身的时候,余光看见了一道黑影从身后闪过,吓得我连忙转过身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 隐婚妻子桃花多 隐婚妻子桃花多

    编辑:素笺 作者:修仙的酸梅汤

    所属类别:都市娱乐

    主叫江书墨白晚的小说叫《隐婚妻子桃花多》,是作者修仙的乌梅汤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四年之前,她挽着别的男生到她面之前,把一纸离异协议扔给她,“江先生,我离异贴吧!”世人都知道,江书墨恨白晚,恨之入骨。四年后,她有求于她,低声下气到她面之前,江书墨把酒店房卡递给她,“洗干净等我。”所有人都...这是江氏集团的私人小岛,今天是江氏集团总裁江书墨与唐氏控股的千金唐慧珊订婚的日子。。…

  • 豪门错爱 豪门错爱

    编辑:忘川情 作者:玖下

    所属类别:校园生活

    小说主人公是蓝月封翊的小说叫《豪门错爱》,它的作者是9下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为复仇,他和魔鬼签契约,游走于仇人身边,步步为营。谁知竟阴差阳错卖身于豪门总裁,从此被他捧在手掌心里。当他心目中的仇恨逐渐被他的温情融化,他却突然对他百般折磨,一次又一次地羞辱他。他立誓斩断情丝,带着女...疼,身上撕裂一般疼痛。蓝月忽然反应过来,手脚并用想推开他,可女人力气到底比不过男人……蓝月哭得嗓子都要嘶哑了,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俊脸。这是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就算以为他死了,依旧爱着的男人,奋不顾身,年纪轻轻十八岁就为他生下女儿,为已亡的他在这世上留下一丝血脉。可他却这样糟蹋自己,明明女儿命在旦夕,他却还有心情选择在这原本属于美好回忆的地方强要她。**!二十二岁的封翊和二十七岁的封翊渐渐重合起来,蓝月恨,咬牙切齿地恨。“封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是蓝小月啊,你的蓝小月,你怎么能这样做……”封翊听着女人抽泣的低喃细语,话里意思似乎是认识他,愣了两秒。忽然,他眼神愈发阴沉……良久……蓝月忽然睁开还噙着眼泪的眼睛,猛地打开车门,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身上的男人推下车。她关上车门……爬到驾驶室,手扶上方向盘,一脚擦着刹车,一脚踩着油门,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封翊冷着脸从地上站起……嗜血的眸子盯着车内的女人。“开门!”蓝月不顾身上的难受,发动车,倒车,着急地想离开。距蓝宇森说的时间,只剩下六分钟了。封翊退到她的必经之地,拦住她的去路,这里地形只有这一条路可以开车出去。乌云压顶,风雨将至。封翊冷冷地命令:“女人,给我下车!你就不怕我把老陈的合约撕掉!”“封翊,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还认识我吗?”“哼,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呵,果真不认识她了!蓝月阴翳地看着拦在路中间的封翊,内心满满的屈辱,从前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她慢慢踩下油门加速:“让开!”封翊身形未动,桀骜地微微抬头盯着她,无声地藐视。蓝月冷笑一声:“好,封翊,有本事你一直站着别动。”紧紧抓着方向盘,猛地放掉刹车,闭上眼睛,冲了过去。大雨倾盆而下,伴着闪电炸雷,一个身影摔向悬崖…………蓝家别墅。蓝月从悬崖边马不停蹄地赶过来,将车停在别墅院子外,下车后猛跑过来,赶得气喘吁吁。她扶着门喘气,恨恨地看着对面那个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的年轻男人。“月儿,你好慢啊,说好的一个小时就剩下5秒钟了。”蓝宇森坐在别墅的沙发上等她,笑得一脸温柔。就像过去这五年一样,他温柔地陪着她在新加坡怀孕产子,照顾她出月子,帮她一起照顾蓝念一长大,假装着完美哥哥的形象。一直到前天晚上,终于撕开了他的假面具!还隔着老远蓝月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气。他又喝酒了。蓝月的脸瞬间刷白,那个晚上,他就是喝醉了才要侵犯她。蓝月提着包的手忽然无力,手提包掉下来,砸在她的脚边,眼泪刷地一下滑落。不是别人,他是蓝念一的爸爸封翊,没错。念一,你有救了,妈妈这就找人来救你。蓝月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发疯似地朝着男人离去的方向追过去,脑海里不断闪现昨晚发生的事。昨晚她的好二哥蓝宇森喝醉了酒,居然趁机想侵犯她,她抵死不从,他却恼羞成怒,将她迷晕,绑架了她的女儿带回了国。蓝月站在机场大厅无助地四处寻找。国际机场人来人往,正是客流高峰期,人头攒动,找人谈何容易。更何况,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封翊肯定已经离开了,谁会在机场逗留呢?垂头丧气地走出机场大厅,出来才发现外面接近零度,而她穿着单薄的红色连衣裙,冷得每根寒毛都立了起来,这才察觉气候的差异。新加坡是热带气候,春天早已如夏天一般热辣,而s城的春天却在西伯利亚的寒流影响下,依旧冷死个人。蓝月从新加坡马不停蹄地直接来了s城,什么行李都没带,更别说记得气候这种事。一头原本飘逸靓丽的齐肩小碎短发因为之前的混乱,乱糟糟,毫无发型可言。她伸出五指随意抓了抓,招手拦了辆车,坐上去后抱着手臂,无视司机探究的眼神,闭上眼睛假寐。闭上眼睛的蓝月没有注意到,出租车后面,一对夫妻带着哭闹不止的四五岁小女孩坐上一辆豪车。小女孩盯着面前的出租车,不停地拍打车窗,喊着妈妈,妈妈……豪车猛地提速,越过出租车,往前极速驶去。蓝月的身体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靠在出租车座椅里全身发抖。从昨天晚上开始,她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任何东西,此时又冷又饿。蓝宇森要她交出蓝氏宝藏的具**置和父亲留给她的那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来交换女儿。昨天迷晕她之前说过,要她回国到蓝家别墅找他。股权转让书还好说,找个律师做一份材料拿去公证就可以,关键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蓝氏宝藏,更别提它的具**置。蓝家是S城有名的大家族,主要经营服装产业和房地产业。蓝月的爷爷在六七十年代发家,育有两子一女,蓝月的父亲是老大,继承了家业,大叔一直辅佐左右,而姑姑嫁给了S城的市长,蓝家风光无限。父母五年前车祸双双身亡后,蓝家全部交给了大叔,也就是蓝宇森的父亲打理。因为父亲死前被传亏空公司公款,为了不正,她这个蓝家排行老幺的四小姐留在蓝家身份尴尬,将所有遗产委托给理财师后,去了新加坡定居,这几年再没有回来过。忽然手机一阵震动,是蓝宇森的来电。“月儿,已经回国了吧!给你一个小时,到蓝家海边别墅找我们,记得速度要快哦,我的耐心可不怎么好,要是伤到了你女儿……呵呵。”“蓝宇森,你这个**!一个小时怎么够。喂?喂!不许伤害TIMI听到没?喂?”电话被挂了。。…

Copyright © 2010-2017 旅之美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